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八十六章 飲食集團推薦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大少切了一声道:“我白马王子要是那么轻易出现,就不叫白马王子了!就是白给王子了!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说和我一起凑合了?但凡你要是说过一次,我早就顺从你了!要是早几年说,咱们的孩子现在是不是都可以打酱油了!都是你们耽误我了,追我的男人,天天看我围着一群男人,谁还敢追我啊!”
老大笑着说道:“我可以证明阿飞说过,不但阿飞说过,我们都说过!你那是谁也看不上啊!现在成了大龄剩女了,怪起我们来了,你这可不厚道了!”
大少假装委屈,抱着飞鱼道:“你看看这些人,昨天还叫人小甜甜呢,今天就说我是大龄剩女了,男人啊,都是没良心的!”
飞鱼安慰道:“什么大龄剩女,别听他们乱说!咱们好着呢,稍微打扮一下,不输那些20多岁的小妖精。别看那些小妖精,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婚姻?娶回家除了个样子,啥都不会,哪有咱们贤惠啊?”
我笑着说道:“那我娶个保姆回家多好呢!”
大少呸了我一下道:“你懂个屁!你们男人啊,嘴上说着,看人还是要看心灵,其实都是外貌协会的!你们的三观啊,都是由五官决定的!先看相貌,再看身材,最后才了解人的内心!”
我不屑地说道:“认识人,肯定是先从外形入手的,总不能一见面就深入了解内心吧?进入灵魂对话吧?那不是跳大神了?”
大少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要找的另一半是懂我,疼我,爱我就行了!以前吧,的确是想找个帅点的,有钱的,现在真不这么想了,没用!我们内科主任40多岁,斯斯文文,高高大大的,长相也好,家里还有钱,天天一到晚上不是酒吧,就是迪厅,一天不去夜店心都痒痒,老婆在外地工作,他呢,天天带个人回家,我们院里的小护士,就没有没被他撩过骚的!那可真是狼入羊群啊!
现在的小护士也傻,明知道他有家,还要往上撞,架不住人家有钱,金钱攻势,加上又是科室主任,想升谁就升谁!”
我坏笑着问道:“你是不是也着了他的道啊?不然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大少冷哼一声道:“他敢!我现在是副院长,职位在他之上,再说了,我可不喜欢中年大叔,我喜欢小鲜肉!”然后看了看华欣道:“像这样的!”
我撇着嘴说道:“你老调戏人家华欣干什么呢?我们这些中年大叔有什么不好的?有责任心,有经济基础,还懂事!他们那些小鲜肉,除了耍帅还会什么?兜里的钱,比脸还干净!一身行头都是冒牌的,在外面人五人六的,回到家房子都是租的,要不就是啃老,他们啊,就是喜欢钓你们这些老阿姨,有钱,还不粘人,也不谈结婚,上了床跟没事儿人似的!”
大少抗议道:“什么老阿姨,我可是年轻着呢!我们院的小护士都说我像刚毕业的大学生!”
我切了一声道:“你们院也喜欢这种阿谀奉承的作风吗?”
老大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吵够没有啊!大力,别理他们,他们就这样,都吵了半辈子了!”
大力腼腆一笑道:“挺好的,挺好的!”
我笑着拍了大力的肩膀说道:“一看就是老实人,我可告诉你,可不敢欺负我们家飞鱼啊!”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八十六章 飲食集團熱推
大力急忙摆手说道:“我哪敢欺负她啊,都是她欺负我!”
飞鱼眼睛一瞪道:“什么?重说!”
大力急忙改口道:“不是,不是,我愿意被她欺负!”
随着夜晚的降临,开始上人了,飞鱼两夫妻开始忙了,让我们先吃。
老大坐在我身边说道:“我们公司下个月就正式启动,环保公交车了,先试运行三条路线,票价定了3块钱。70岁老人和军人免费。”
我嗯了一声道:“那就好,你们股权是怎么划分的?市政那边把你们定性成什么类型的公司啊?”
老大哎了一声道:“能是什么类型的公司,国有企业呗!本来想着能成为民营企业的,可折腾来,折腾去,最后还是国有资产占大头,我这个总经理啊,就是个摆设!不过,公司开始正常运营后,市府那边就不监管了,还是由我们自负盈亏!”
我切了一声道:“说是这么说,你试试做一点越轨的事,马上就有人收拾你了!也行了,总是是事业单位编制,你就算退休估计也算个局级干部吧?”
老大嗯了一声道:“算是吧!这次你出了这么大的力,结果什么都没得到,我都替你亏啊!”
我笑了笑道:“真不为了什么目的,就是想把这事做成!不说这个了,大少,你们院是不是要建分院了?我在平沙那边,看到一块空地,打了围,写着妇幼保健院分院。”
大少点了点头道:“是啊,怎么你有什么想法啊?想承建吗?”
我摇着头道:“没有!就是随便问问,建好了,你不去争取下做个一把手啊?”
大少哎了一声道:“哪轮得到我啊?副院长中数我资历最浅,我前面排着好几个老娘们呢,再说了,我也不想过去,离家那么远,每天开车得半个小时上班!”
老大批评道:“你啊,怎么就那么没出息呢?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懒散惯了,半个小时就半个小时呗,你这么年轻要是当了分院院长,前途不可限量啊!能不能走走关系啊?医疗系统的人,我是不认识,阿飞认识人多,让他想想办法!”
我嬉笑着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哦,对了,我听说咱们副市长的公子,现在还在单身呢,大少可以加入豪门啊!”
大少不屑地说道:“为了个院长,我就得把自己卖了啊?我才做这傻事呢?”
老大好奇地问道:“哪个市长啊?人怎么样啊?”
我笑嘻嘻地说道:“张市长啊,他儿子还有3年就退休了,时间又多,退休金也高,刚好可以在家洗衣服做饭带孩子!”
大少呸了我一声道:“陈老二,你损不损?我这是找老公啊?我这是找了个爹!”
我正言道:“说点正经的,我觉得你真该争取一下,我看过了,平沙那边真没什么像样的医院,看病都得往市区跑,那边的人还都爱生孩子,一生就是一窝,国家这二胎政策一放开,他们是真撒了花儿的生,还都是有钱的主儿,你们的分院生意肯定好!效益好了,别的不说,你这奖金跟着也高了啊!”
大少切了一声道:“我们的奖金又不是跟着院里效益走的!”
我撇着嘴说道:“你们啊,目光就是短浅!你们院里那边钱够干什么的?妇幼保健品才赚钱啊!只要你们效益好,病人多,那些妇幼保健品医药公司的人,肯定打破脑袋来找你攀关系,这都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
大少摇着头道:“那可不行,都是违法违纪的事情,你这不是坑我吗?”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討論-第一百八十六章 飲食集團讀書
我白了她一眼道:“你是不是傻?谁叫你违法乱纪了!正常渠道走啊,不用你出面,我找人出面,帮你联系业务,这钱你名正言顺的赚到手,反正你打算做一辈子老姑婆,那还不如手里多点钱,到时候包几个小鲜肉,想怎么风流快活,就怎么风流快活!”
大少先是一脸向往,但马上撇着嘴说道:“你可拉倒吧!怎么听,都是把我往悬崖上推!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做我副院长吧!”
我哎了一声道:“胸无大志!无药可救!”
大少挺着胸铺说道:“谁说我没大志了?胸前两个呢!”
老大拍了一下大少的脑袋说道:“你们学医的,说话都这么开放吗?还是你们这种大龄剩女,说话都这么无所顾忌了?”
大少摸了自己的脑袋说道:“别打头,本来就不聪明了!”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我们都没再去想这方面的事了,可华欣却记在了心里。
粥铺越来越忙了,我们看也吃得差不多了,就主动让位置给人,准备走人。
走的时候,我和飞鱼说道:“飞鱼,本来还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的,看你太忙了,等你不忙的时候,去一下我酒家那边,带上你老公,咱们好好谈谈!”
飞鱼看我一脸严肃,急忙问道:“什么事啊?要搞得这么严肃的?”
熱門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討論-第一百八十六章 飲食集團看書
我笑着说道:“好事!”
第二天一早,飞鱼就去了酒家,我,殷师傅,和耀阳等着飞鱼。
飞鱼和她老公坐下来后,飞鱼就拿出了一张支票,递给我说道:“我知道,这事我做的不地道,粥铺开这么久了,我也没还钱,收益也一分钱没给你!”
我推开支票说道:“说什么呢?我可不是让你过来还钱的!你也太小看我了!咱们多少年关系了,这钱我还信不过你吗?”
飞鱼犹豫了一下问道:“那你找我是?”
我想了想说道:“叫你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我们打算组建一个餐饮集团,我酒家这边,加上老冯的分店,还有你的粥铺,和九州港的海产公司,另外湾仔那边的水果加工公司,我打算上市,就想着问问你们意见!”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笔趣-第一百八十六章 飲食集團展示
飞鱼愣了一下,看了看自己老公,她老公更是没有一点主意。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ptt-第一百八十六章 飲食集團
我笑着解释道:“按我们现在的经营规模,肯定是达不到上市标准,但要是想做,咱们就一起努力,朝着目标一起往前走!”
飞鱼问道:“我就这么一个小粥铺,能起什么作用?”
耀阳解释道:“你的粥铺可不小了,全珠海市是出了名的,想开分店的人,找了阿飞不知道多少次了,都给阿飞拒绝了,怕你有什么想法。阿飞,不好意思说,我来说,你们现在肯定觉得日子不错,生意很好,就满足了!可我们不这么想,饮食这种行业,就是两个极端,要不就做到最大,要不就做到最小,只有这两种模式,适合在餐饮业生存。你也别老想着,按照你现在的经营模式,可以一直做的顺风顺水,要想得长远一点!”
我接着说道:“我打算让你也合伙人的方式,加入耀阳餐饮集团,你的粥铺名字要改,正式注册为耀阳粥铺,这样就不会有人敢模仿你们。我最近发现你们附近,就开了几家粥铺,经营方式都是和你们学的,与其让人这样模仿下去,抢你们的生意,不如我们直接让他们加盟,而且咱们再多开几家分店,这样就没人抢咱们的生意了!”
大力终于开口道:“我们没那么多钱啊?”
我摇着头道:“加盟咱们,就得给咱们钱,咱们对他们统一管理,统一提出装修要求,可以给与他们技术支持!”
大力不解道:“技术支持?做粥需要什么技术支持啊?”
我笑着说道:“当然要了,食材比例的多少,进货的渠道,火候的掌握等等!最主要是经营模式上,必须得和咱们一致!咱们这样做叫做优先占领市场,在别人还没进入市场时,就占领了市场!”
看到他们一脸得疑惑。
我继续解释道:“简单点说就是,加入前山区有人想开粥铺,抢咱们生意,可一看这个区到处都是咱们自己的加盟店,就不敢随便开了,即使要开,第一选择也是找咱们加盟!消费者看到一家像咱们这样的大字号粥店,你说他会去选小粥店消费啊,还是会选择咱们!当然小粥铺可以让利销售,但慢慢地不赚钱了,他们也开不下去啊!再说了,咱们店多,薄利多销,咱们进货成本也低,他们根本没法和咱们竞争,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就是抢占市场的好处!”
耀阳接着我的话说道:“阿飞,看到了这块市场的商机,就想着和你们商量一下,但怕你们有什么其他想法,就一直压着没和你们说,是我让他找你们过来的!做市场,就得快一步,不然早晚就会被吃掉的!”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笔趣-第一百六十九章 談判結束相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领导点了点头道:“你记性还真不错啊!那时中京还是你大哥孙胜国主持工作呢!说起来,我和你大哥还算是同期参加工作的!我那时才刚进工业部,你大哥也刚出学校毕业不久,不过他起点可比我高多了!你大哥,他现在怎么样啊?”
然后想了想道:“噢,忘了,忘了!不提他,不提他!这次和外商谈判,我看到了你的能力啊!这些年让你在万众,还是埋没了这个人才啊!怎么样,有没有想到,来我部门啊,我这边现在可是缺少你这样的人才啊!”
我笑了笑道:“您这也太抬举我了,我算什么人才啊!万众的下岗职工而已!”
领导笑着说道:“别和我这儿打马虎眼,万众的内部调动,我也有所儿闻,你不还是万众的大股东吗?这次的会谈,你做的很好,我会如实向上面汇报的,如果你想走仕途的话,我还是可以帮你一把的!你还年轻,年纪刚好合适,我觉得你很有前途啊!老郑可没少在我面前,提到你啊!”
我听到他称呼班长老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这是表明,他是一个体系的人,这是在和我示好。
我微笑着说道:“班长也没少提及您啊!”
领导摆了摆手道:“我啊,年纪在这儿了,再往上走可能性不大了,就想着再为珠海市民做点实事就行了!不过,我还是有一定的话语权,提携你们这些青年才俊还是有一定的分量的!你考虑一下我的话,位置我给你留着!”
我受宠若惊地说道:“您太抬爱我了!我考虑一下!”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道:“对了,明天的细节问题,我就不过来了,具体的事宜,你们就自己定吧!我只强调一点,一切都要以珠海市民的利益为根本出发点!”
我点头道:“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期望!”
晚上,大家再次喝的很尽兴,老外们还是比较有分寸的,知道明天还要继续谈判,就都是点到为止,反倒是中方这边的人,就像在庆祝抗日胜利一样,拼了命地喝,好几个人丑态百出。
其中一个就是华欣父亲,我看着他正牵着淑芬的手,准备翩翩起舞。
我坐在一旁,冷眼旁观,斯蒂芬拿着个高脚杯,里面放着白酒,看起来不伦不类的,还时不时地晃晃,我撇了撇嘴道:“你别晃了,这白酒虽然也可以挂杯,但挂不挂杯也决定不了酒的质量。”
斯蒂芬笑着说道:“我听说,白酒晃了晃也可以达成醒酒的效应!”
我苦笑道:“白酒醒了后,有什么用啊?你打算淡点喝啊?白酒喝的就是醇香,甘厚!你把酒气都散出去了,你还喝个什么劲儿啊?你喝水就行了啊!”
斯蒂芬噢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啊!”
我紧接着问道:“淑芬,似乎很喜欢跳舞啊?”
斯蒂芬看了看正在和华欣父亲手拉着手的淑芬说道:“你是说乔安娜啊?我不知道!我们平时除了工作,很少见面的!”
我好奇地问道:“你们上下级除了工作,平时就没有一点的来往吗?”
斯蒂芬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们平时都不来往的,工作以外我们不都联系的,我们只是工作关系!”
我嗯了一声道:“这样做,我很赞同,不过,在中国工作,很难做到工作与人情不混淆。我们的上级不但要关心她们的工作能力,还要注意家庭情况,在中国这块土地上,都是情大于法,我们都讲究人情大过天!”
斯蒂芬不解说道:“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怎么可能混为一谈?”
我哎了一声道:“这也侧面的说明,我们是一个有人情味的国家。当然,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我们不够专业!”
斯蒂芬赞同地说道:“的确是这样,但我们也是有人情味的,而且我们对员工也是非常的体贴!我们也很关心员工的!”
我指了指,淑芬的腰已经被华欣的父亲搂住了:“这样也不需要你保护吗?”
弟斯蒂芬看了看淑芬,耸了耸肩道:“如果她一点不喜欢,我就是不是她上级,我也会出手保护她的!”
我再次看了看,的确淑芬似乎不但不反感,而是还挺享受的,我也淡淡地笑了笑道:“是我多心了!”
送走了大多数的人,看到淑芬和华欣父亲似乎还有点恋恋不舍,我苦笑地对着斯蒂芬道:“淑芬好像遇到真爱了,我们走吧!”
斯蒂芬嗯了一声道:“看来是的!”
第二天又开始了谈判,我在人群里看了一圈,竟然没看到淑芬,也没看到华欣的父亲。
合约的细节谈判是很熬人的,我本身对于细节问题,和老冯一样,听见了都头疼,大方向我可以定,可小的东西,我是真的不愿意管。
一个上午的会议,我出去了无数次,直到10点半钟,我才看到淑芬从华欣父亲的车里出来,挽着他大大方方地走向我。
我站在台阶上,皱着眉说道:“淑芬,怎么还耽误正式工作了!?”
淑芬很大方地回答道:“我已经和斯蒂芬请过假了!我和书伟去了喝粥了!”
我哦了一声道:“书伟?”
淑芬看了看身边的华欣父亲,华书伟道貌岸然地说道:“是啊,我带林小姐去品尝了一下前山的海鲜粥!”
我呵呵地笑道:“前山早上都开始卖粥了,我怎么不知道呢?”
华书伟很自豪地说道:“啊,那个粥铺的店主,我比较熟,让她们早上起来,特意为我们煮的!”
我冷哼了一声道:“你是说了你是华欣的爹吧,华欣的师姐肯定给你这个伯父面子的!”
华书伟脸一红,笑嘻嘻地说道:“都是一样,都是一样的!”
我没理会华书伟,对着淑芬说道:“你等一会儿,我有话和你说,华叔叔,里面还在等你呢,你先进去吧!”
华书伟灰头土脸地走了进去。
淑芬一脸无辜地问我道:“怎么了?你好像不是很高兴啊?”
我哎了一声道:“淑芬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一点人生阅历都没有呢?”
淑芬皱了皱眉道:“你为什么这么说我啊?”
我摇着头道:“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没问过他,有没有家室的吗?”
淑芬满不在乎地说道:“我需要问吗?只要我喜欢他,他也喜欢不就行了吗?”
我讥笑道:“你还真挺开放的啊!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呗?”
淑芬居然嗯了一声道:“对啊!两个人只要在一起开心就行了!”
我再次讥笑道:“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对吧?广告害死人啊!他是有家室的,是我师弟的父亲啊!”
淑芬竟然一点都不惊讶:“我知道啊,书伟都和我说了!”
我再次劝道:“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你们才见过一次啊!这么快就把自己送上门了?”
淑芬脸一红道:“我们没发生什么啊!昨晚,我只是喝多了点,书伟很绅士地把我送回酒店了,今天早上去接我的!”
我切了一声道:“不打自招!我懒得管你,我也不是你什么人,只是觉得你还不错,没那么现实,算是我觉得很不错的香港人!我还以为香港的女人都是港女的,怎么还能出你这么一个这么纯情的傻女啊?”
淑芬对着我微笑,没说什么。
中午结束了谈判后,大部分的细节都已经敲定了,我看过初稿后,表示没什么问题。
老大找到我,说道:“飞鱼,刚刚给我打电话,说华欣他爸,一大早带着个小姑娘去她店里,敲开她的店,硬要给她煮粥喝!你说,他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哎了一声道:“飞鱼也是傻,他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啊?要用给他面子啊!他自己都不要脸,还给什么面子!为老不尊!”
老大嘘了一声道:“你也别这么说啊,他再怎么说,也是咱们的长辈啊!”
我指了指淑芬说道:“就是那个,他骗的港澳同胞!”
老大啊了一声道:“有点年轻啊!你说他是怎么骗到手的呢?我有时候还真挺佩服他的,你说我,就是用钱也不行啊!”
我看了看老大荒芜的头顶,哀叹道:“你现在看起来和华欣他爸差不多年纪,好心你保养一下了!明明长得就挺对不起群众的,还不保养下,破罐子破摔啊!”
老大呸了我一下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我又没惹你,你喜欢那个小姑娘啊,那你自己去追啊?妒忌人,就自己去争取啊!”
我不屑地说道:“我对这傻丫头可没兴趣,我只是替她不值!”
老大不解说道:“怎么就不值了?说不定人家就是天生的一对呢?”
我嗯了一声,掐掉了手上的烟头说道:“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经过三天的反复推敲,终于定稿了,双方都很满意最终的合约,定于下个月1号,开始办理手续,正式开始运输汽车过来。
斯蒂芬回香港后,告诉我,淑芬辞职了,决定留在珠海。
耀阳的古镇二期也正式开始预售了,和一期一样的火爆,我发现古镇最近的人是越来越多,这里俨然成为了一个东莞市的第二市中心,其实耀阳真没怎么做宣传,连大型的平面广告都没做过,就是人气越来越旺,周边的一些小镇都带动了起来。
耀阳办公室进出的人是络绎不绝,把我都给挡在了门外,前台小姐见到我,质问我找谁?
我也没客气,直接回答道:“找你们老板,告诉他,他老板来了!”说完,就打算直接往里面闯。
前台小姐一急,拿起对讲机就叫保安进来,夹着我就准备往外走。
刚好赶上小麦从外面回来,看到这情景,先是没阻止,笑着问我道:“你找谁啊?”
我气愤道:“我找你大爷!”
小麦也不气,就这么笑嘻嘻地看着我,两个人保安一看领导不说话了,以为我骂了他们领导,更加地卖力,驾着我就出走。
这时,小麦才叫住两个保安,说道:“放开他吧,再不放开,闹大了,你们两个真的捡包袱走人了!”
我骂骂咧咧地走进了耀阳的办公室,薛琪正坐在办公桌上,和耀阳打闹着,我板着脸大声地说道:“还能不能干了?我这么大个老板进来,竟被人拦在外面,差点把我给丢出去!太不像话了!”
然后指着薛琪说道:“你说你挺大一个姑娘了,也不注重点形象,挺大个屁股就往桌子上一坐,这要是来个客人看见了,多不好啊!”
薛琪哼了一声道:“你这是受了多大的气啊?往我身上撒啊?我可没得罪你!你找他算账啊!我现在进来也得先和他申报!”
熱門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六十九章 談判結束鑒賞
耀阳拿着一支笔,在手上转来转去的,笑着和我说道:“你活该!多长时间不过来了,这里的人都不认识你了,你怪谁啊?我要不和你说,办公地点变了,估计你连门都找不到!”
我撇了撇嘴道:“领导忙,你不知道帮领导分忧,还在这儿跟我矫情儿!”
耀阳切了一声道:“你忙个屁啊!万众不要你了,绿水园也不要你了,你忙啥啊?”
我瞪了薛琪一眼道:“就你嘴快!”
然后对着耀阳说道;“领导忙什么,还要向你汇报啊?说下你的工作进展吧!”
耀阳笑嘻嘻地说道:“你不是都看到了吗?也不知道是我人缘好,还是这里是风水宝地,这二期还没开呢,就都预定完了,还真不是我请的托,现在真的是,排着队求我要店铺啊!”
我给他浇了一泼冷水道:“你现在只是预定,收那点定金够干什么的?但凡有点风水草动的,你一崩盘就什么都没了!要在这得意洋洋呢,想想后期怎么经营吧!另外啊,我叫你选个几块地,你选好没有啊?整天在这儿风花雪月的,干点正事吧!”
耀阳还是一副嘻嘻哈哈的表情道:“早选好了,你放心吧,我选的地啊,都是风水宝地!皇帝老儿都想去建祖坟的风水宝地!”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愛下-第一百三十八章 阿發的改變推薦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门口停了一辆限量版的宝蓝色mini cooper,开车先下来的是秦歌,阿发跟着下来,看见我倚在门口,笑着说道:“飞哥,怎么还亲自来接我们啊?”
我不阴不阳地说道:“怎么敢不来接你们啊?你们现在可是我500万的债主啊!”
秦歌笑着说道:“阿飞,这么大的气性儿啊!不就是钱的事吗?那就不是什么事了!”
我让了他们进去,那个项目经理看到他老板和老板娘来了,也没说太多,只是站了起来。
阿发一言不发地坐下后,拿起来结算单看了看,问项目经理道:“你增项的项目,客户都认可了吗?我怎么没看到客户签名啊?”
项目经理解释道:“这个我们之前就说好了的,结算时再一起认可的!”
阿发看了看我,我指向殷师傅,殷师傅嗯了一声道:“当时是这样说的!不过……”
我接着殷师傅的话说道:“不过,既然要是我们没认可,这事我们是不是可以不认啊?”
项目经理急忙说道:“那有这样的事,说过话可以不算数的吗?”
阿发板着脸说道:“和你说过多少次,每一项收费都必须得确认好,才能最后结算的!”
项目经理一时不知道怎么应答了。
阿发再次确认一下结算单,拿起桌上的计算器,在结算单上写写划划的,算了算道:“飞哥,这样吧,我刚刚算了一下,我划了勾的,是必须增项的,按照你们要求效果,就必须要增项的,你们先确认下有没有问题?”
我拿给殷师傅,殷师傅看了看,说道:“这些我认!一共也才70多万啊!”
我接着说道:“其他的,你再看看,哪些是必须要增的!咱们也别让人家吃亏,是多少就是多少!”
殷师傅又拿起了结算单,在上面画了画,算了一下道:“其他的,我觉得有待商榷,你们再看看吧!”
阿发看了看,点了点头,再次拿给我,我没接,直接说道:“不用这么麻烦了,你们确定好就行了!该给的,我一分钱不会少给!我不是想赖账,只是我最讨厌是,出尔反尔,马后炮!”
阿发脸色有点难看,也没接话。
秦歌尴尬地笑道:“阿飞,别这么说,我知道你有怨气,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不能因为这点钱,就伤了感情。”
我哎了一声道:“我要不是怕伤感情,我连电话都懒得给你们打!我们酒家装修,给谁都是做,而且肯定是抢着做!你们装修公司是大,做的也好,可也不只有你们一家吧?我前期没找过你吗?也没让你给我优惠吧?就是怕给你添麻烦!”
我看了看阿发,还是一言不发。
我有点生气地说道:“我不想拿以前的交情说事,你周阿发现在是大老板了,是不是看不起我这酒家啊?还是看不起我这酒家的老板啊?你一栋办公大楼的装修也不过几百万吧?我这酒家的装修加上一个健身房,预算是3000多万,建一栋高层才7000多万,这项目我就是不说,就是没咱们这层关系,你是不是也该重视一下啊?都结算了,你一次都没来过,不闻不问!你就是对待一般的客户,你也不该这样吧?”
阿发面色难看和项目经理说道:“你先回去吧!”
项目经理为难地说道:“那这……”
阿发不耐烦地说道:“我会帮你结算的,你先回去吧!”
项目经理无奈地走了。
阿发看项目经理走了,才喃喃说道:“飞哥,你有所不知,我们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我和他们所有项目经理都签了协议的,所有他们自己找的项目,都是他们自己操作报价,收款,前期也是他们自己垫款的!我们只是向他们提供施工资质,公司章,帮他们签合同,收取20%的利润点!所有啊,这个项目,我也没有太多的话语权,不好插手!”
我怒道:“要是我知道我们的项目,不是你来做,我为什么要找那个项目经理做啊?我和他非亲非故的,凭什么给钱他赚啊!我要不是信得过你,我才不会找你们公司做呢!你不知道耀阳现在干什么的吗?他整个一个地产公司,要做什么不行啊?央企的装修公司不比你们公司的好啊?你现在跟我说,你管不到他!周阿发,我本来不想可你讲以前的事,可你也别忘本!你的公司是怎么起来的,你不会忘了吧?我生气不是这点钱的事,钱可以再赚,可你这态度是我不能接受的!就算没以前的交情,你也不能对待一个大客户吧?”
秦歌急忙解围道:“阿飞,不是的,阿发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国家有个鲁班奖,我们公司绿水园的一个楼盘,初赛已经过了,现在是评选的最后阶段了,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想把公司的名气再打响一点,这样我们的施工资质就是一级了!”
我淡淡地笑了笑道:“有了钱,就想着出名是吧?可以理解!那我也不说那么多了,是我耽误你们赚名气了!”
然后和殷师傅说道:“明天我叫耀阳转账给他们,后期咱们盯紧点,扣下5%质保金,不出问题,一年后一分钱不差他们的!我也就当没交过这个朋友就是了!”
殷师傅收起了结算单,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我跟着殷师傅走了出去,回头看了阿发和秦歌一眼道:“有些人路可能越走越宽,有些人路只能越走越窄!”
秦歌追出门口,和我诚恳地说道:“阿飞,真的没必要为了500万闹成这样的!”
我摇着头说道:“你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就不是钱的事!要是为了钱,我一分钱都不给你们都行!我结算单我根本就不认,你们能拿我怎么办?我是心凉了,我是想照顾你们生意,把项目给了你们,可你们连人都不露一面,到了收钱的时候,才过来,还和我说一大堆的理由,再忙能有多忙啊?还不是,我一个电话,你们就过来了!”
秦歌近似哀求道:“阿飞,真不是这样的,我们只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啊!”
我冷冷地笑了笑道:“也没多严重,就是500万的事而已!以后,咱们不拖不欠了!哦,不对,是你们欠我的,欠我一辈子的!”
钱我们还是给了,阿发公司也根本就没礼让,全盘收下。不过,殷师傅也没客气,直接扣除了15%的质保金,工程全部竣工了,后期的尾款也没给他们,他们也一直没来要。最后,还是我说,给他们付过去的,再给了他们。
阿发的美源装修公司拿了国家鲁班一等奖,整个广东省就他们一家,一时风头无两。可已经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古镇的二期工程顺利的开始了,耀阳全部交给了中字头的建设公司,把万众建设公司给踢了出去,中字头的公司也答应前期给我们垫款,工程主体完工后,才要求我们支付50%的工程款。这么大的让步,源于他们的报价比别人家都高,不过这都是等价交换,他们赚钱,我们没有了大的资金压力,对双方都是有好处的!
设计院的赔偿款,在谢丹的帮助下,如期地全部到账,加上古镇一期的销售情况非常的好,尤其是那个地下负二层的水街,被抢购一空,已经有商家开始在下面装修了。
我们这边红红火火的开盘,可旁边的水上乐园就冷清的不能在冷清了,虽然他们的项目并不需要大兴土木,可就一个地基开挖,就整整用了大半年,经常的停工,不停地改换施工队。
相对于水上乐园的冷清,绿水园的项目也算是顺利,主体基本完工,开始二期建设,薛琪和耀阳这对工地情侣,也经常出双入对了,很多时候都能在这边古镇看到他们两个,那边就在绿水园的项目上看到他们,他们被戏称为“古筝神屌侠侣”。
万众里面这段时间倒是突然风平浪静了很多,宝儿做事小心了很多,该补的合同也都基本补完,金融部的账目现在都不过万众的账,都是走自己的账,年底上缴利润就行了。
我在办公室里,叫安安进来问道:“最近,怎么看不见你弟弟了?他请假了吗?”
安安摇着头道:“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宝儿派他出差了吧?”
我哦了一声再次问道:“你没和你弟弟一起住啊?”
安安点了点头道:“自从上次的事,他就搬出去了!在万众花园那边公司的宿舍住,我很少过去的!听说是谈了一个女朋友,也不敢往家里带,我也懒得管,怎么,你找他有事啊?”
我笑了笑道:“没事,没事,只是一时看不见这眼中钉,我多少有点不习惯!”
安安笑道:“你当着我的面,这么说我弟弟,好吗?”
我无所谓地说道:“你是你,你弟弟是你弟弟,这个不是早就说了吗?再说了,我看你弟弟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安安哈哈大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讨厌下属,说得这么光明正大的!”
我撇了撇嘴问道:“你不会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吧?我和你弟弟之中,你肯定要选择一个的,我不逼你,不过,你最好尽快做出选择,我之前的助理,有好几个都……”
安安摆了摆手道:“你别说了,我都知道的!我就是打份工,你们上层斗争的事,和我无关!这和安南是不是我弟弟无关,和你是不是我老板也没关!”
我嗯了一声道:“那我明白了,秉公办理!这很好,这就是我的要的!不过,我还是得说明白点,你要是尽忠职守的话,那就必须替我保守很多秘密的,我的文件,我的行程!你要是觉得做不到,有压力,我劝你现在就跟我说,我帮你安排后路!还是啊,无论你是不是站我这边,别人都会以为我铁定是跟我一队的!我要是垮了,估计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所以,如果你早做安排,还来得及!”
安安淡淡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安排我啊?还有比我现在的职位更好的选择吗?”
我想了想道:“有啊,以你现在的资历,随便找个部门,你都能胜任啊!不想在咱们公司了,我给你找个公司上班,乐天怎么样?不行就海鸥!”
安安摇了摇头道:“工资待遇能一样吗?工作时间能这么自由吗?最重要的是,老板能给我骂吗?”
我展颜一笑道:“那我可不敢保证,不是哪个老板都能像我这样好欺负的!”
我的美女房东 会痛的石头
安安切了一声道:“那我不干!你也不用试我了,我也不能向你保证什么!你要是不相信我,就赶我走,要是不赶我走,就让我安安心心地在这儿上班!”
我指着门外说道:“赶快出去干活!这么多废话!下班前,年度财务报表弄不出来,你就给我加班到明天早上!”
安安白了我一眼,愤愤地说道:“知道了!我把行李箱都搬过来了!吸血鬼!”
我多少还是有点担忧,最近太平静了,安南不见了,细毛不见了,也没人出来搞事了,暴风雨下的宁静最是可怕!我总觉得要有事发生!”
一晚没睡好,折腾得胜男差点踹我下床,都到了早上了,我才有点睡意,想着今天早上不去公司了,睡个回笼觉,在去上班。
胜男刚出门,我电话就响了,对方说是深圳公安,问我认不认识毛溪?
我愣了一下,想了想回答道:“不认识啊!”
那边再次说道:“她说她认识你啊,她说你是她孩子的父亲!”
我哦了一声道:“你说细毛是吧?”
那边嗯了一声道:“是的!你能过来一趟吗?”
我马上回答道:“好的!能和我说下什么事吗?”
那边沉默了一下,才缓缓说道:“你还是过来再说吧!来了你就知道什么事了!”
我答道:“好的!我现在就过来,能告诉我下地址吗?”
放下电话,我困意再次上涌,打着哈欠,自己冲了一杯,一直不喜欢喝的黑咖啡,像喝中药一样,一口吞了,心跳一下就加快了很多,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咖啡因的作用!

sb9nu精彩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txt-第一百三十一章 追加賠償-vvbpi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和耀阳见到赵德柱的时候,赵德柱拿着胜诉书,手都还在颤抖着。
我瞪了他一眼道:“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赵德柱笑了笑说道:“不一样啊!大场面我见多了,不过都是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这次不同啊,透明公开地拿下这场官司,理直气壮啊!3500万啊,我也发财了!”
我淡淡地问道:“就这么完了?不打算上诉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赵德柱啊了一声问道:“什么?上诉?我们是原告啊?我们上诉什么啊?我们打赢了,还上诉?”
耀阳笑着说道:“我对这个赔偿金额不是很满意,我觉得咱们还可以再上诉的!”
赵德柱此刻笑着的脸,比苦瓜还难看道:“两位老板啊!我不是没研究过咱们的案子,咱们的项目上到底损失了多少,我心里有数的,这个赔偿金已经大大超过了咱们的预期,咱们也别闹了行吗?我可折腾不起了!”
我笑着说道:“你想想啊,设计院为什么这么快就低头了,他们为什么就不上诉了呢?”
赵德柱想了想,回答道:“那是因为他们不想搞大,毕竟一个设计院要是设计出了问题,以后谁还会找他们啊!”
我嗯了一声道:“就是了!既然他们怕影响扩大,那就再吓唬吓唬他们,看看还能不能要多一点好处!”
赵德柱思考片刻,展颜一笑道:“是啊!未必真的要上诉,消息放出去,他们还得再找咱们!你们可真黑,比我还黑!”
我递给他一支烟说道:“什么你们,我们的!你刚刚还说咱们项目呢,我就喜欢你不把自己当外人!”
赵德柱笑道:“明白,都明白!以后我就为您二位诚心诚意地办事了!”
我们要上诉的消息一出,设计院那边真的马上派人过来找我谈了,没有找赵德柱,也没找耀阳,明白人都知道这事我在主导。
古镇项目部里,一个我没见过的中年干练女性,带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进来。
被我们屋子里面的烟呛得直咳嗽,赶忙退了出去。不是装的,而是屋里面的烟真的太大了,这几天降温,外面有点冷,我们四个人在屋子里一支烟,一支烟的抽,还没开窗户,连我自己都被熏得睁不开眼。
两个人站在门口半天,没敢进来,直到烟少了一点,才再次走了进来,中年女性自我介绍道:“我是设计院委派的中德律师事务所的代表,我姓谢,谢谢的谢,单字一个丹。这是我们的助手小白。”
耀阳在烟雾中,懒洋洋地说道:“进来坐吧,把门关上,冷!”
谢丹再次咳嗽了一下,客气地问道:“请问,哪位是陈飞,陈总啊?”
我哦了一声,回答道:“我是!之前你打电话找我,什么事,直接说吧!”
武道至尊 暗夜幽殇
魔即是道 花中綠
谢丹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我,再看了看坐在老板椅上的耀阳,似乎在询问,哪个才是老板啊?
袁志远还是比较客气地让出了自己的座位,和我说道:“我先去忙了,你们谈吧!中午吃羊肉,怎样?”
耀阳嗯了一声道:“行啊!今天绿水园杜总她们也过来,一会儿你去门口迎一下!”
袁志远嗯了一声,出去了。
坐在一脚角的赵德柱还想点一支烟,我急忙说道:“柱子哥,你停停吧,差不多了,就是中华你也不用没了命地抽啊!都是你的,一会儿我叫耀阳再给你拿一条!”
赵德柱打着哈欠说道:“困啊,一晚没睡!那什么,你们有什么事,快点说吧,我赶着睡觉呢!等你们一上午了,才来!”
谢丹解释道:“你们这里不太好找,下了高速,我们走错路口了,在城里兜了一圈。我们这次来,还是想和贵方商讨一下,你们上诉的事情!”
無限之召喚師傳奇 睜著眼胡說
赵德柱不耐烦地说道:“这个有什么好商量的,我们对赔偿金额不满意,就上诉了呗!对了,在上诉期间你们是不是不能接触我们原告的啊?”
谢丹急忙说道:“我们现在还不算是设计院的正式代表律师,在没开庭之前,我们还是想和你们达成和解的!这也是我这次来的目的!”
赵德柱嗯了一声问道:“怎么和解?说个方案来听听!”
大地魔騎
小白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谢丹,谢丹犹豫了一下,看向我问道:“陈总,是不是您先过目一下啊!”
我摆着手说道:“那位才是我们这个项目的负责人,那位是我们整个官司的负责人,我是他们的客户,我在这买的商铺,我是过路人!”
谢丹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呢?陈总!”
我轻笑了一下道:“看来你还不是明白人啊!你听谁说的,我管事啊?”
耀阳大咧咧地说道:“和我说,我管事,这项目是我的,你们的钱也是赔给我的!”
爱在亿万光年间
谢丹犹豫着问道:“您是?”
耀阳切了一声道:“耀阳,双字耀阳!单姓一个张!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来谈什么和解啊?不知道这项目是我的啊?”
谢丹尴尬地笑了笑道:“知道,知道!只是我的小师弟说,这个项目最终的说的算的还是陈总!您说对吧?”
我哦了一声问道:“谁是你小师弟啊?”
谢丹急忙答道:“陈坚啊!他是我大学时期的小师弟,和我读一个专业的,我们关系一直不错的!”
我皱了皱眉道:“你也是那个什么赛德律师所的律师啊?”
谢丹摇着头道;“不是,不是,我们不是一家事务所的!”
我哦了一声问道:“那陈坚没和你说,我们的关系吗?”
谢丹信心十足地说道:“说了啊,他说是您初中时期的师弟,和您关系非常的好,前段时间还和您吃过饭呢!”
我心里暗骂道:“我们都到这份上了,他还想卖个人情给人家,话说出去了,就不怕我这直接揭穿他?”
我还是笑了笑道:“啊,那是自己人,好说,好说!”
谢丹终于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觉得这层关系用上了。
然后很坦诚地说道:“陈总,来之前,我一直很忐忑,都说您和您的人不好打交道,我们当时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也是觉得挺棘手的,本来不想接的,所里给了我压力,小师弟又有这层关系,所以我才过来试试看……”
我嗯了一声道:“那好说,好说!说说你们给我们的条件吧!”
谢丹一边把文件递给我,一边解释道:“设计院同意再追加500万给你们,只有一个要求这事到此为止!”
我看了看耀阳,耀阳微微地点了点头,赵德柱也点了一下头。
我哦了一声,笑了笑说道:“好说,好说,我们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这样吧,你回去说一下,这个项目的设计费就给我免了,我们的合同就此终止,4000万可以分三期给我们,但一期2000万,下个月必须到账!这事咱们就这么算了,再说了,你又认识我小师弟,我没理由不给他个面子的!”
谢丹十分高兴地说道:“那太感谢了,我这就回去答复他们,尽快回复您!”
我嗯了一声道:“那我就等着你好消息了,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中午我这边还有事!”
谢丹急忙站了起来,说道:“不用,不用!”说完,兴奋地和助理走掉了。
耀阳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笑道:“这是不是太儿戏了些啊?设计院怎么请了这么个人啊?”
赵德柱一旁说道:“我打听过了,之前和我们打官司的那个律师被他们炒了,不是我自夸啊,在法庭上被我说的连句反驳的话都不会说,你说他们能不炒他吗?现在这个也不敢和咱们闹僵,闹僵了就算官司赢了,他们也没什么好结果,这事说出去,无论输赢,他们都是败方!”
我撇了撇嘴说道:“你就吹吧!这官司怎么看,我们都是赢的,赢多赢少的问题!你别闲着啊,下一步收钱啊!钱到手了才是完事!”
我们说着话,杜诗阳和薛琪走了进来,我很意外地说道:“薛琪,你是去大西洋彼岸了吗?怎么被遣返了啊?非法劳工,还是长相不符合规定啊?”
薛琪笑道:“你就长相不符合国际标准,我好着呢!有个项目得我跟,就给耽误了!”然后看了看耀阳,平淡地打着招呼道:“耀阳,你好!”
耀阳兴奋地直搓手道:“好,好的很!走,吃饭去,吃饭去,志远羊拿回来没有,炉子架好了没有?”
杜诗阳不满地说道:“现在才开始烤啊?那什么时候才能吃上啊?”
袁志远急忙说道:“羊是现成的,加热就可以了,很快的,你们先坐,好了叫你们!”
我嗯了一声道:“那辛苦你了,志远!”
杜诗阳坐下后,望着我说道:“你让我办的,我可都办了!你答应我的事怎么说啊?”
我笑嘻嘻地说道:“义无反顾啊!本来这也算我的事!咱可说好啊,你给耀阳的股份,可不能从我这里拿啊,这事我帮你办成了,咱们就抵消了!”
杜诗阳笑着说道:“小气鬼!现在是你求我帮忙的,怎么还敢和我开条件啊?”
霸绝天
我切了一声道:“互惠互利的事,算不得谁求谁吧!你不过是让了咱们合作投资公司5%的股份,我却得帮你拿会回你们公司15%的股份!可是你们集团公司的啊!这笔买卖哪头划算,你还没个账吗?”
杜诗阳不为所动道:“你能帮我拿到再说了!你们万众现在形式这么严峻吗?都要你出动这一招了?你是不是还求了陆萍啊?乐天卫浴的股份,你是拿什么换来的啊?”
我哼了一声道:“钱呗!还能用什么?你们这些平时称兄道弟的朋友啊,一到关键时刻就跟我提钱!我现在哪有钱啊?欠了银行一屁股债!”
杜诗阳不解地问道:“她陆萍就没事求你吗?你也帮了她不少忙啊,还和你提钱?”
我呦了一声道:“我还帮了你不少呢,你不一样吗,一张嘴不是一样要钱啊?只是我用其他条件和你换而已!”
杜诗阳切了一声道:“你现在在万众是什么形势,不用你说,外面早就传开了,摆明要你下台的,要不是你求到我这里,我帮了你,耀阳一出局,你的位置也不保了,你好像还毫不在乎的啊?”
耀阳呲着牙笑道:“我们现在有什么好怕的?手里攥着这么好的项目,不比万众赚钱少,我们拼死拼活为的是什么啊?还真为了崇高的理想啊?不就是为了钱吗?它万众一年能给我们多少钱啊?再说了,我们又不缺钱,无非是阿飞不舍得那点权力而已!官迷,没办法!”
我呸了一声道:“我官迷?我可比你实际的多!我就没想过当官的事,再说了,万众算了屁的官啊,那是企业,不是事业单位!”
杜诗阳不耐烦地说道:“你们研究完没有?我就想问问,我那15%的股份,你打算从谁手里拿啊?”
我假装紧张地说道:“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你急着要那些股份干什么啊?不会也和我一样,在绿水园也快被边缘化了?什么时候下台啊?”
杜诗阳被我气笑了:“自己不好,就不想我好啊?什么人啊?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啊?别这边帮了你,你那边食言了!”
耀阳撇着嘴说:“他食言,我耀阳还能食言啊?你把我耀阳当成什么人了?广东话怎么说来着,牙齿当金使!”
薛琪笑道:“诗阳防着的就是你!”
耀阳不怒反笑道:“你比诗阳了解我啊,你不会也这样想我吧?”
薛琪点着头说道:“是啊!我也这样想啊!”
我哈哈大笑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人品啊!害我都被连累了!”
杜诗阳哎了一声道:“难兄难弟!老大就别说老二了!说正事,到底怎么样啊?”
我正经地说道:“那就说正事!我分析一下,现在绿水园你爸的股份最多,占35%,你占20%,你爸当时的分配就是,跟我当时和董总的情况是一样的,只不过,你们不算是绝对控股!”
放胆爱 米可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是你说的这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