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魚龍服-第二百七十三章 神獸大戰鑒賞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又是这东西!”楚南公皱了皱眉,上次还只是黑色烟雾,现在居然还带有辛辣的芥末气。
“禁!”东皇太一龙首杖一指,漫天星光落下,将四周照亮,也将劫道子给照了出来,而且星光如同聚光灯一般一直跟在劫道子身上。
河伯也是看到了星光指引下的劫道子,避水剑一引再次跟了上去。
“居然早有准备!”劫道子心底一沉,反身迎上了缠斗而来避水剑。
这次以后,一定要去昆仑家,把他们横练金身学会!劫道子暗自说道,对付河伯这种腰剑剑客,还是横练金身比较好用。
河伯却是不急不忙,等着阴阳家弟子将五行大阵布全。
劫道子也知道他的打算,心里暗自着急,这次看来是要出事了,还有楚南公和东皇太一还没出手,必须趁这两人自持身份的时候找机会逃走。
“河伯,你不想知道他们让你找的地方是什么吗?”劫道子一边交手一边说道。
“你也不知道,不要想着骗我!”河伯寒声说道,手中剑更加凌厉了。
劫道子看着河伯,自己是吧多年积攒人品用完了吗,怎么河伯突然变聪明了。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二百七十三章 神獸大戰展示
“跟邹衍有关!”劫道子开口说道。
河伯瞬间剑法一顿,看向劫道子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放了我我就告诉你,但我也只告诉你!”劫道子说道,错身就想从河伯身后冲出去。
河伯犹豫了一瞬,反手一剑又将他逼了回来,这家伙鬼话连篇,绝对不能再上当了。
“你至于么,怎么说我们俩也是当年仅剩的独苗了,至于为了两个外人这么拼命抓我么?”劫道子寒声说道,直接放弃了抵抗。
河伯也是被惊到了,急忙收回避水剑,怒道:“你想死!”
劫道子看着他却是舒心一笑,然后看向楚南公和东皇太一道:“我们才是阴阳家正统,他们是怎么来的谁知道,你有见过他的样子?我们阴阳家什么时候有过掌门藏头露尾见不得人的?还有楚南公,叫他一声南公是看的起他,但是他在阴阳家算是什么人,护道者?护法?还是长老?什么都不是!”
河伯听着劫道子的话也是看向东皇太一和楚南公,当年他离开的时候确实没听说过东皇太一这号人物,楚南公也只是楚地一个俊杰。但是正如劫道子所说的,东皇太一长什么样,是什么人,他也不知道,而且楚南公在阴阳家又是什么职位,怎么能够随意出入罗生堂和星宫之中。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我需要一个解释!”河伯看着楚南公和东皇太一说道。
劫道子松了口气,河伯可不是傻子,而且修为极高,要不然当年也不会被他和东君联手给骗走,就是怕他成为下一任的东皇太一,能骗下他也不容易啊。
“先擒下山鬼,这些事以后再说。”楚南公看着动摇的河伯,也是不由得一惊。
“我们阴阳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插嘴!”劫道子急忙斥责道。
河伯皱着眉,看向东皇太一,默认了劫道子的话,楚南公就是个外人,如果东皇太一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交代,那他也说不得要跟劫道子联手清理门户了。
“汝可识得此物!”东皇太一拿出了一块鱼须文竹笏,笏上刻着两个楚国文字,但是被遮住了。
“是你!”河伯看着东皇太一手中的笏,心中大震,然后反手就是一掌劈向劫道子。
劫道子目光也被东皇太一手中的竹笏吸引过去,因此反应慢了半拍,被河伯一掌正正击中。
“什么东西你就对我出手!”劫道子还是没有明白,一块竹笏你就知道他是谁了,还那么信任他,对我动手。
“比起于你,东皇阁下更值得信任。”河伯说道,然后又是一掌攻向劫道子,正所谓乘你病要你命,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只在一瞬之间。
“你们逼我的!”劫道子退了两补,一身阴阳家龙游之气弥漫,一声巨大的猛虎咆哮声震荡四方。阴阳家众弟子都是瞬间被虎啸声震的耳鼻出血,近一点的弟子也都被整的直接昏死过去。
“山君白虎?”河伯皱了皱眉,他也没想到劫道子居然将龙游之气幻化成了白虎,于是也收回了避水剑藏于腰身,宛若一条腰带。
只见河伯同样是浑身弥漫起龙游之气,隐隐可见其中一条蓝色巨蟒在舞动,最终一条生有双翼的巨蟒盘旋在雾气之中。
“腾蛇!”劫道子皱了皱眉,驱动着白虎朝腾蛇撕咬而已,猛虎一跃舒张,张开了狰狞的虎口,直接朝着腾蛇的一只羽翼咬去。
腾蛇自然不会让白虎得逞,钢翼一斩,扫向去来的猛虎。然而白虎却是抬起了一爪,拍在了腾蛇的翼展之上,抓下了一块肉翼。
“白虎乃四灵圣兽之一,属金,主杀戮,本身地位就高腾蛇一筹,除非你能将腾蛇进化成应龙,不然不是他的对手。”楚南公说道。
河伯不说话,他怎么会不知道劫道子的魂兮龙游衍化的是白虎,一开始他们一起修炼,山鬼就是山神的代表,所以衍化的是山君猛虎,进阶成为白虎。他是河伯又有避水剑,所以衍化的是龙蛇,进阶成为腾蛇,再进阶就是应龙。
白虎和腾蛇依旧在交手,阴阳家弟子都跑开了,这种大战他们已经没法参与进去,而且还有罗生堂和星宫的加持,他们只能远远的避开。
楚南公看着渐渐落入下风的腾蛇,也是选择了出手,不然就真的让劫道子给跑了。
只见楚南公身上弥漫起黄色的龙游之气,一对鹿茸出现,一头梅花鹿从黄色的龙游之气中走出,然后加入了战局之中。
一虎一蛇一鹿在空中交手,鹿蛇联手,将白虎逼入了下风。白虎的每次出手都会被鹿角撞开,而后腾蛇趁机咬向白虎,在白虎身上撕下一块块血肉。
“如果只是这样,你们就给我去死!”劫道子面容狰狞,再次催动了浑身龙游之气。
“小心,这是要进阶了!”河伯提醒说道,感受到了劫道子身上的气息变化。
楚南公点了点头,梅花鹿和腾蛇退开,避过了白虎的爆发,然而让他们惊愕的是白虎没有能伸展出双翼进阶成飞天白虎,反而颜色退化,从四灵圣兽之一的白虎蜕化成了一头普通的斑斓猛虎。
河伯和楚南公对视了一眼,都是皱眉,看着斑斓猛虎,明明是蜕化了,但是他们却感觉到这只山君猛虎身上的气息却比刚才的白虎还要强盛。
“这不是山君!”楚南公皱眉说道,也催动了全部的力量,让梅花鹿产生了变化,鹿角依旧,但是面首却变成了一张马脸,四蹄也更加健硕如牛蹄,尾巴也从鹿尾变成了驴尾。
“四不像?”河伯皱了皱眉,你们居然都动真格了,那我也不能藏着掖着了,于是也催动了全身的龙游之气,腾蛇在空中翻滚,一对龙角从腾蛇头顶钻出,同样的在蛇身上也鼓起了四个小胞,一声高亢的龙吟,四只尖利的龙爪探出,正式进阶成了应龙,在空中盘旋嘶吼。
劫道子看着进阶的应龙和四不像,毫不在意,驱动着山君猛虎朝应龙和四不像冲去。
“这不是山君!”楚南公再一次说道,因为他发现,应龙的龙爪居然没能在猛虎身上撕扯下一块皮肉,反而是猛虎的一抓一咬总能在四不像身上留下狰狞的伤口。
“用你说!”河伯说道,要真是山君猛虎,他至于使出全力让腾蛇进化么,只是劫道子像是疯了一般对应龙不管不顾,一心要把四不像给打死,重伤楚南公。
“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东皇太一开口了,点出了猛虎的身份。
劫道子看向东皇太一,也不装了,只见猛虎发生了变化,一张虎脸变成了劫道子的模样,九条虎尾朝四周伸出。
“你又骗我!”河伯愤懑的说道,化身的应龙卷动着残云带着风雨攻向陆吾。
“你们对力量是一无所知!”劫道子嘲讽道,对于河伯的攻击不管不顾,一个劲的朝楚南公所化的四不像攻去。谁让他变什么不好,非要在猛虎面前变一个梅花鹿或者麋鹿四不像,这不是给猛虎陆吾送大餐。
楚南公有口难言,他本来就不是以战斗著称的,他叫楚南公,楚地贤人,什么时候跟人动刀动枪了,即使有动刀动枪,也没有这种粗鄙的贴身肉搏啊,而且堂堂的人,为什么要会这种野兽的肉搏行为。
然而劫道子可不管这些,小时候又不是没打过群架,被人群殴的最佳选择就是猛虎落地式求饶,求饶不管用的话,那就只能硬刚,抓住一个往死里打,打到其他人怕了不敢再动手为止。
陆吾直接骑到了四不像身上,一口咬住四不像的脖子,虎爪不停的撕裂开伤口,九条虎尾死死的缠在四不像身上,不给它将自己甩下去的机会。
“你又是这样!”河伯愤怒的说道,小时候打架就这样,现在老了还是这样,专门找比自己弱的下手。
应龙龙爪插进了陆吾的身体,煽动双翼,想将它从四不像身上扯下来,但是却是徒劳,陆吾始终紧紧的缠在四不像身上,要将四不像的脖颈咬断。
“行了,我放你走!”河伯说道,松开了龙爪,再这么打下去,楚南公真的会被咬死的。
“你先把龙游之气散了!”劫道子说道,他又不傻,陆吾虽然打架很猛,跑得也快,但是再快也不过会飞的啊。
河伯一气,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满嘴每一句真话,果断的散去了龙游之气,现在一边看着陆吾和四不像。
劫道子见河伯退走,也是一口将四不像甩飞出去,然后冲向了河伯,虎爪一探,将河伯也给抓伤甩了出去。
“我日****”河伯破口大骂,我好心放你走,你就这么对我的?
劫道子转身就跑,丝毫不理会河伯的咒骂,不打伤你,我怎么安全的跑掉,而且刚才打我不是很爽么?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东皇阁下为何不出手?”河伯不满的看向东皇太一,我们打得这么惨烈,你居然在边缘ob了半天。
“我没有了修为!”东皇太一平静的说道。
河伯瞬间气势一泄,你说的好理直气壮啊,我竟挑不出半点毛病。
楚南公却是浑身是血的躺在了地上,喘着大气,差一点就死了,都是读书人为什么还要学习猛兽的打架方式呢?
Q群:979772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