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詭異入侵-第0363章 道德綁架?展示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自从上次被误抓之后,孙斌经历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之后,心智显然受到了磨砺,身上的那种书生气少了许多,整个人明显务实了很多。
像这种琐碎的家事,以前他必然是羞于启齿,更别说被这么多人围观。可如今,面对这么多人,他的心态极为坦然,所谓文化人的面子,也不再是他主要考量的东西了。
“孙斌,你的良心都叫狗给吃了吗?你让老娘没活路,老娘跟你拼啦!”
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显然得到了真传。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嘴里嗷嗷叫着,披头散发,张牙舞爪朝孙斌扑了过去。
这是要现场跟老孙开撕的节奏。
这女人很聪明,如果孙斌这时候敢动她一下,她就躺在地上耍赖,哭天抢地。只要坐实孙斌男人打女人的名头,自然就夺回主动权了。
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却不妨斜地里杀出一个意外。
孙斌身后,一道小小的身影冲了出来,一把护在孙斌跟前,一双小手臂打开,拦在前头。
赫然是夏夏。
夏夏长开手臂,绷着小脸,几乎是冲着她母亲吼道:“不许欺负我爸爸!”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詭異入侵 愛下-第0363章 道德綁架?閲讀
亲生闺女挡在前头,让这个女人有点猝不及防。
架势已经摆足,这时候要是被女儿给搅和了,这戏还怎么做下去?
“你个小没良心的,这时候还护住这个老没良心的?你们老孙家没有一个好东西。给我起开!”
“我不!”夏夏坚毅地昂着小脑袋,小脸上布满了愤怒,“我就不许你欺负爸爸!”
“死丫头,老娘怀胎十月生了你,到头来倒是养了头白眼狼?滚开!”
夏夏急得眼泪直往下掉,可小脑袋还是非常坚决地摇动,看架势是绝对不会让开的。
“妈,我求求你,别欺负我爸了好吗?以前你天天骂他欺负他,现在你们都离婚了,还不肯放过他吗?”
别看夏夏小,这话却说得很有条理。
很多孙斌的同事都暗暗点头,想想也是啊,孙老师结婚这些年,好像真是过得很窝囊。
他们家几乎是三天一小骂,五天一大骂,唠叨更是天天不打烊。
即便是很多原先听了这女人片面之词,觉得孙斌不厚道的女同事,这时候态度也有所扭转了。
从现场种种行为看,这个女人带着一群社会不良分子,离了婚还来前夫家闹事,的确不像省油的灯。
眼看夏夏这么个小女孩,都知道维护爸爸,那事实就真的很明显了。
一般孩子都会更偏向于母亲一些,若不是母亲太过分,夏夏怎么会如此偏向父亲?
那女人显然已经杀红了眼,眼见女儿小小年纪,居然也编排自己,护着她爹,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扬起手掌就是一耳光呼过去。
自来虎毒不食子,谁也料不到这女人会忽然如此暴虐,竟冲着自己女儿下手。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詭異入侵 線上看-第0363章 道德綁架?推薦
啪!
一巴掌实打实呼在夏夏脸上,竟留下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孙斌见状,顿时炸了。
女儿是他心尖尖上的肉,这一巴掌呼在女儿脸上,简直比呼在他脸上还要疼十倍。
“疯狗,你简直是疯狗!”孙斌彻底被激怒,撸起袖子就要上去揪打。
“爸爸,爸爸,你别打她,你别打她。”夏夏努力忍住哭,转身拦住暴走的孙斌,不让父母相残。
那女人见夏夏转身,以为机会到来,双手就要去薅孙斌的头发。
“够了!”
茅豆豆完全看不下去,上前轻轻一推,将那女人推开。
“我要不是看你是个长辈,真想呼你几个大嘴巴。还要不要点脸啊?你都跟孙老师离婚了,存款都被你霸占了,房子也到你名下了,孙老师净身出户,你还有什么碧莲来闹?”
“也就是孙老师厚道,不然像你这样的米虫,有啥资格让孙老师净身出户?求求你做个人吧,你不做人,你女儿以后还要做人啊。”
还真看不出来,茅豆豆这番话居然十分得体,有理有据,让那女人完全反驳不了。
那女人被茅豆豆推开,又看到自家表哥哼哼唧唧在一旁装死,知道今天的事彻底没指望了,更是哭天抢地,一屁股坐倒在地,拍着大腿哭了起来。
“我现在走投无路,饭都快吃不上了,家里两个老的都快饿得下不了床。就算离婚,我还是孩子的妈,他们还是孩子的外公外婆吧?你这个没良心的就忍心看着我们活活饿死?”
打不过,闹不过,这女人索性装可怜卖惨博同情。
还别说,这一招还真有点用。
孙斌铁青着脸:“你有手有脚,不会去工作赚钱?离婚几十万存款都归你,家里仅有一套小房子也归你。要不是这集体宿舍是学校的,估计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你说说,你还想怎样?还要我怎样?你还有脸说是孩子的妈?你出抚养费了吗?都离婚了,你父母饿得下不了床也是我的错?他们好歹也下了两个崽,难道还要指望我一个外人去帮你们抚养父母不成?”
“我没钱,我弟也没钱,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女儿的外公外婆饿死?”
这逻辑,在场这些人都有点听不下去了。
从没听说过离婚了,还理直气壮要前夫给钱糊口的,更没听说过理直气壮要前夫帮她赡养父母的。
一句我没钱,我弟也没钱就可以道德绑架了?
“你没钱?几十万你分分钟给你弟买房,你说你没钱?你弟有钱在大城市买房,却没钱给父母填饱肚子?”孙斌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我上有老,下有小,就这么一份死工资,难道还要替你赡养父母不成?我没有那么博爱。”
现场许多同事都暗暗摇头。
事情始末总算是水落石出了。
原先对孙斌有看法的一些同事,此刻也陷入无语。原来孙老师牺牲这么大,存款房子都给女方,到头来这女人还不满足,居然还有脸来闹!
原本对这女人的同情心,统统化为憎恨。
“孙老师,好样的。”
“是啊,也就孙老师,换我真做不到净身出户。”
“可不是嘛!都这样了,还有脸来闹?真以为孙老师是慈善机构啊。”
“就是就是,都离婚了,那就是两家人。谁还能给别人赡养父母啊?老无所依,那是儿女不孝,跟外人有什么关系?真是奇了怪了!”
江跃走上去,轻轻擦了擦夏夏的眼泪。
“孙老师,上楼吧,有些事咱们守住底线,问心无愧就好。这年头,同情心也不能白给。”
孙斌面色稍稍有些缓和,心疼地抚摸着女儿的脸颊。
“疼吗?”
夏夏其实有点疼,但还是懂事地摇摇头:“不疼。”
孙斌眼圈一红,鄙夷地瞥了那个女人一眼,恨恨道:“你这一把年纪都活在狗身上了,还不如几岁大的孩子。”
就在这时,校领导才姗姗来迟,还带着学校的保安。
按说,这种家事,校领导确实也不好管。不过像那横肉壮汉一伙,明显是社会混混,这种人进校园显然是不合适的。
几个保安一点都不客气,也不管那伙人有没有受伤,就跟拖死狗一样,一个个拖出校门。
对待女人,保安倒是没有那么粗暴,不过态度上也很坚决。勒令她立刻离开,否则别怪他们动用手段。
她撒泼耍赖,也就是针对孙斌,因为孙斌是文化人,容易吃这一套。
可五大三粗的保安,跟她没有瓜葛,完全不吃这一套。
她要是敢耍泼上手抓挠,人家真不会客气。
校领导本来想批评孙斌几句,可眼睛一扫发现江跃、韩晶晶和李玥等人都在孙斌跟前,一副很是关心的样子,到嘴边的话还是吞了回去,反而摆出一脸关切和善的样子。
“孙老师,你也别有心理负担,于情于理这个事你都没错。像这种情况,校方今后也会加强校园安保,尽量杜绝社会人士轻易进入校园。”
孙斌本来已经做好了迎接校领导疾风骤雨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领导居然能说出这么暖心窝子的话来。
愕然之下,他看到校领导挂着微笑的眼神,在江跃和韩晶晶身上转来转去,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
敢情,到头来自己没挨批,反而得到校领导的安慰,又是蹭了这几个学生的光啊。
“你们几位同学也很好嘛,敢于和社会上的不良行为做斗争,不愧是咱们扬帆中学的楷模。”
江跃和韩晶晶都是微笑以待,茅豆豆却大为受用,脸上的青春痘都似乎更增了几分光彩。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这么露脸,头一回被校领导当面表扬啊。
校领导走了之后,孙斌请几个学生上楼坐。
茅豆豆再次提议去大兵菜馆聚餐,后来赶到的童迪却道:“大兵菜馆今天没开门,听说,昨晚地震,他们家有人没了。”
茅豆豆顿时苦恼不已。
孙斌道:“今天多亏你们帮老师解围,要不还是老师亲自下厨,给你们烧几个菜,在家里坐坐。”
“孙老师,明天我姐要去军方报到,今天的晚饭,我真得回家陪陪她。”
小姑一家去了盘石岭,三狗回行动局报到了。
眼下就他们姐弟二人。今晚无论如何不能让姐姐一个人孤零零吃晚饭。
韩晶晶闻言一怔:“影姐姐明天就去报到了?不是还有两天么?那我得去送送她,跟她道个别呢。”
“临时更改的,我也是中午才知道。”
茅豆豆忽然道:“跃哥,我听说你现在住大豪宅,独栋别墅,可洋气了。你新月港湾的家,我是去过。这大豪宅,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识见识啊?”
童迪也附和道:“道子巷别墅,听说是星城一等富贵之地,有钱有权都未必住得进去!我也想去见识见识!”
江跃见大伙兴致都很高,笑道:“捡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去。”
“太好了,去,一块去,现在就走!”茅豆豆是最积极的。
“小玥玥,可不许说不去。”茅豆豆兴奋对李玥道。
李玥被众人眼光聚焦,顿感有些局促,但还是点了点头。
“江跃哥哥,夏夏也想去。”小夏夏弱弱地说道。
“去啊,孙老师也去。”茅豆豆兴奋如狗。
老孙是个比较讲人情世故的人,搓搓手,有些不确定地问:“江跃,你姐在家,这么多人涌过去,会不会不方便?”
毕竟人家明天要去军方报到,一家子团聚的时候,外人多了合适么?
江跃一笑:“孙老师,我姐最爱热闹,这么多人去,她指定更高兴。”
童肥肥心细,走到江跃跟前,低声问道:“班长,要不要叫上侠伟?”
自从几次体测之后,分了甲乙丙丁四个专属班后,他们这个小圈子被迫打散。其中王侠伟没有觉醒,留在了老孙班里。
算是没跟上大伙的步伐。
因此,当初一个宿舍,算是很亲密的兄弟,多多少少有些疏远。
这倒不是江跃故意疏远,他这段时间确实也没怎么来学校。
倒是王侠伟自己,可能心里头多少有些自卑,加上性格内敛,没有主动往他们这边凑。
一来二去,倒是显得有些生疏了。
“我去叫他。”江跃点头。
王侠伟这个人,他不像茅豆豆那么夸张,也没有死去的老于那么多小心思,整体来说是个单纯本分的家伙,不争不闹,与人为善,从不夸夸其他,但若朋友需要他的时候,他永远会出现在你身边的那种。
见到江跃,王侠伟显然有些意外。听说邀请他去江跃家做客,一开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茅豆豆和童迪勾肩搭背一番说笑,他的心理包袱也就卸下来了。
一个小时后,一伙人来到了道子巷别墅。
从大门一路走到9号别墅,茅豆豆一路啧啧赞叹,不住夸赞。
“行啊,跃哥,不知不觉,日子过得这么壕了!可怜兄弟们还挤在那十几平米的集体宿舍啊。”
童迪和王侠伟同样是心头震撼的,只不过他们不会表现得那么夸张。
韩晶晶见怪不怪,倒是李玥,始终平静,仿佛不管是乡下土房,还是道子巷别墅,富贵贫贱,于她眼里都无区别,不足以产生波澜。
“咦?”童迪忽然停住了脚步,站在一棵古树下,也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看上去神情有些古怪,怔怔发呆。
江跃见童迪神情有异,想起了之前童迪说起他的异能,心中也是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