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1255再鑄鼎 起點-第861章 外部勢力展示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华夏三年,11月16日,撒丁岛,罗萨港。
相比一年多前,罗萨港的规模又扩大了不少,港中出现了两道石栈桥和一道防波堤,还有一处船坞正在开挖。岸上的城墙已经覆了一半的砖,城内立起了不少砖石建筑。城外,驻军闲暇间开辟了不少农田种菜,还有些商人和岛民被吸引了过来,在夏人规定的居住区建屋定居了下来。
这港口的最高权力者,朱泾大校,此时正在港区一座仓库里,手里拿着两个黑色的石头,欣喜异常:“没错,煤,是煤!”
这一年多来,他们在欧洲除了探索和训练,就是在寻找各类资源了。按之前东海商社时代就传下来的惯例,他们把各类矿石样本发给当地商人,让他们按图索骥去寻找这些矿物。而这些矿物里面,华夏人最需要的,无疑就是煤了。
有了煤,蒸汽战舰才能发挥出全部的威力,在地中海和天涯洋中肆意纵横,不必为风向所担忧。而到了今日,他们终于发现了煤矿的踪迹!
朱泾脸上笑容止不住,也不顾手上满是煤灰,径直从兜中掏出一枚热那亚诺,塞给带来这批煤矿的商人,说道:“很好,很好,这是我个人赏你的!你是从哪里找到这些煤的?”
这名姓美第奇的商人满脸堆着笑,等到旁边的通译把话翻译过来,就说道:“能让您高兴,是我的荣幸!呃,这是在卡利亚里找到的,嗯……”
他犹豫了一下,没有把具体的产地说出来,以免失去赚钱的机会。实际上他找到的这个煤矿在卡利亚里城西好几十公里外的海岸附近,只是名义上在卡利亚里城管辖下。
不过朱泾听了还是很高兴。这卡利亚里是撒丁岛南端的一个城市,距离罗萨港不远,原本是比萨共和国的殖民地,去年战败后被割让给热那亚人。也就是说,四舍五入,就是自己的地盘嘛!不管这煤矿具体在哪个位置,只要在撒丁岛上,那就是煮熟的鸭子,飞不了!
“很好!”他掏出一枚手绢擦了擦手,又拍了拍美第奇的肩,“你会发财的!”
他并没有直接对他许诺什么,之后自然会有商务人员跟他去谈,保证谈出一个双方都满意的价码。他现在只想立刻回指挥室去,去对着地图制定下一步的计划——只要有充足的煤炭供应,舰队就能在地中海大展拳脚了!
不过,当他回到指挥室的时候,韩文广已经带着雅克在里面等着了。
朱泾脑袋一拍,才想起今天还有这个安排,于是回去换了身礼服,与雅克寒暄了一会儿,就问道:“听说是西西里和那不勒斯的国王要找我,是什么事?”
雅克犹豫了一下,先把自己带来的一份礼物送上,然后说道:“在我说出来之前,我希望您能对世上唯一至高真神发誓,不管您同不同意,都不能将此事对外人说出去。”
朱泾眉头一皱,说道:“你要求太高了……看在礼物的份上,我可以对天保证,只要事情不是对我们不利,我不会在五年内对欧洲人说起此事。”
雅克听了翻译后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妥协了,说道:“好吧。实际上是,我们的查理国王邀请您,与他和法国国王腓力三世一起,响应教宗马丁四世的召唤,共同讨伐异端,也就是阿拉贡国王佩德罗三世。”
“啊?”听完之后,作为翻译的韩文广先张大了嘴,你们欧人自己打打也就罢了,怎么还拉我们的?
他快速翻译给了朱泾听,朱泾听完也乐了。别的名字他不太熟悉,但这个佩德罗他可是亲眼见过的,当时颐指气使,让他发了一通闷火,又不能做什么,只能低调离开,后来才有了热那亚之行。
现在有人想找佩德罗的麻烦,他自然乐见其成,不过卷入欧陆冲突可不是什么小事,因此他慎重地问道:“你们的国王,还有那谁,谁谁,韩君你帮我译一下,我记不住,跟那佩德罗是有什么恩怨吗?”
韩文广对雅克问了问,又逐条翻译了过来。
“好嘛,恩怨还真不少。那阿拉贡国从老国王海梅开始,就跟教廷那些大和尚们不对付,不听调遣,结下怨来了。传到这一代,佩德罗又跟查理是死敌。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查理不是那西西里岛的国王吗?实际上西西里之前还有个老国王,查理是受教廷支持,硬生生从人家手里夺下来的。而这个老国王,好多年前就把女儿嫁给了佩德罗,所以佩德罗一直号称自己才是西西里的真王,拾掇着当地人造反,两人这就对上了。
那佩德罗跟法国国王也不对付,也是因为什么复杂的姻亲关系,总之那腓力国王想让自己的儿子去夺阿拉贡国的王位,显然也是仇家。
三方跟佩德罗都有仇,其中两人是叔侄,另一个大和尚马丁四世也是法国出身的,关系好得跟穿一条裤子一样,自然就勾搭起来了。”
朱泾听了忍俊不禁,这佩德罗得罪的人可真多啊,真是活该。不过他想了想,又问道:“既然如此,三家合力,难道还打不过一个阿拉贡国?他们要拉我们干嘛?”
一通翻译交流后,韩文广说道:“好像是这样的,阿拉贡与法国之间有大山阻隔,陆路不好通,三国再强也使不出力气去,所以便想着走水路去攻。只是,阿拉贡国水军不弱,又有大将曰罗杰的,颇为骁勇,三国没有战而胜之的底气。正巧去年我军帮热那亚人打出了声势,他们便循名声找上门来,让我们襄助。”
朱泾点点头:“动机倒是合理了,找我们可以说很聪明。只是……”他看向雅克,抬高声调问道:“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
韩文广尽可能还原语气地翻译了过去,雅克对他会有这一问早有预料,当即答道:“腓力国王获得阿拉贡的统治权后,可以让华夏人在伊比利亚半岛上获得一个港口城市。”
朱泾听后面无表情。割地当然好,但现在他们已经有了罗萨港,短期内再来一个也帮助不大,而且扎根在大陆上,牵扯进欧洲错综复杂的政局里,未必是好事。这个条件只能说一般。
雅克看着他的表情,知道没打动他,于是又说道:“教宗大人可以为您降下祝福,赠送一些礼物。”
这个条件虽然看上去平平淡淡,但朱泾反而提起了些兴趣。在欧洲生活了一年多,他已经知道天主教在欧洲人生活中的巨大影响力,如果能获得教廷给予的方便,那么对于将来华夏人进一步在欧洲拓展渠道很有帮助。
都市 超级 医 圣
不过他还是波澜不惊,只是问道:“还有呢?”
她们的恋爱时光
雅克心中有些慌乱,最后咬牙说道:“查理大人可以出面,为你们解决威尼斯人的问题。”
到了这里,朱泾终于提起了精神,问道:“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威尼斯人,原本是华夏商人的重要合作方,负责将华夏人运过来的商品销售到欧陆终端,虽然从中截留了不少利润,但也提供了重要的渠道,合作还算愉快。然而自去年华夏舰队抵达热那亚,开始直接将商品销售过来,双方的关系就受到了影响。后来发生了热那亚海战,华夏海军与威尼斯的加莱塞战舰正面对决,粉碎了威尼斯人干涉西地中海的阴谋,关系更是一下子落入了冰点。
如何处理与威尼斯人的关系,也是现在华夏人很头疼的一个点。新航路虽然已经发现,但毕竟刚建立不久,而且路途遥远,运输量远不如成熟的旧航路。而这个旧航路的销售渠道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威尼斯人,今年以来,他们就多次向西洋公司抗议,要求华夏人停止与热那亚的合作,不然就要限制东地中海的贸易量了。
这令华夏人很是恼火,已经在打算要不要打上门去教训教训他们了。热那亚人对此也很热衷,怂恿着华夏人去跟威尼斯人打一架。但在这个问题上,华夏与热那亚的利益并不一致。
热那亚自然希望威尼斯败得越惨越好,那样他们就能占据更大的贸易份额了,而华夏泽只是希望给威尼斯的统治阶级一点教训,让他们改变态度,下面的商人和销售渠道要却尽可能保留,不能让热那亚一家独大。要进行这么精细的操作可不容易,那么这个雅克竟然说能帮他们解决威尼斯的问题,是有什么办法?
雅克见朱泾起了兴趣,心里松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查理大人与威尼斯执政团六顾问之一的里亚托大人是好友,可以从中撮合,让威尼斯与将军大人您重归于好。”
“原来是内部关系吗?”朱泾听了后有些失望,只靠人脉关系,这解决方案可不怎么靠谱啊。
他想了想,又说道:“我会向上面申报研究……不对,这是机密,别翻译出去,就说我还要研究一阵子。嗯,对了,跟他说,第三个条件要先付,先让那查理去撮合一下,让我们去跟威尼斯人谈一谈,等谈出了成果来,才有可能去帮他们打仗!”
雅克听了他的回复,喜出望外,连忙答道:“当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