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nlw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靈瀾俠影笔趣-第142章:靈兒傳信之紅玉固執己見。推薦-4dc3j

靈瀾俠影
小說推薦靈瀾俠影灵澜侠影
“姐姐,您说什么?娘亲她早就知道自己会遭遇不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梨花苑大殿内,传来萧红玉的疑惑之音。
面对姐姐陆灵儿的话,她有些不敢相信,更不敢大意,于是小心翼翼的朝陆灵儿望了过来。
听闻此言的萧芸月,亦是如此,正将目光紧紧投向陆灵儿姐姐来。
她知道,陆灵儿姐姐定会说出她们想要的答案,不是吗?
只见陆灵儿缓缓而言:
“此事千真万确。萧妹妹,你还记得珞珈坡外围密林深处,出现的红衣蒙面人吗?”
“红衣蒙面人?对,怎么了?他不是一闪而过了么?什么话也没留下呀!我们分头追击出去时,他已不见踪迹了……”
萧红玉闻言将思绪迅速拉回珞珈坡外围来。
她快速回忆后,不以为然的发出一声声疑惑之言。
“其实,此人就是你娘亲。她为了助我一臂之力,这才设计将你引开,我在密林深处见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她,只可惜,我并未答应她的帮助,她将这只银色玉簪交给了我后,对我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就离开了!”
陆灵儿见状只好一五一十的将当时的情形回忆了个遍。
从怀中取出银色玉簪,递给了萧红玉。
萧红玉接过玉簪,一眼就看出了此物正是娘亲随身携带的玉簪,这才缓缓而言:
“这的确是娘亲的玉簪。不过她为何要将其送给你,又要将我引开,我想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原因萧前辈并未细说,她只是告诉我,一定要将此物保管好,日后她一旦遭遇不测,便将其送回梨花苑,交到你的手中。”
陆灵儿一五一十回答。
她没想到的是,她的真实言语,竟会引来萧红玉姐妹俩的怀疑。
“是吗?陆姐姐,我们虽然很想相信你说的话,但如今娘亲已驾鹤西归,你说的话,我们皆无法佐证,有一点我很好奇,娘亲之前与你应该是素不相识,她为何要突然出手,要助你一臂之力?又怎会将她随身携带的玉簪交予你?陆姐姐,你若是无法给出让我们姐妹俩信服的理由,我们恐怕很难相信于你,这点还希望陆姐姐能够理解。”
萧红玉的言语虽轻,却透着一股不可逾越的力量。
她虽将娘亲的玉簪握在手里,但陆灵儿的话,未免有些太匪夷所思了,由不得她不去怀疑事情的真实性。
她竟然在那么一瞬间,私自以为,娘亲之死,或许与陆灵儿的出现有关,或者说,陆灵儿会不会暗中与宫若新相互勾结呢?
否则,她一出现在梨花苑,宫若新怎会突然率人来攻打梨花苑,导致娘亲间接被其杀死,这个念头在萧红玉脑海中一闪而过,让其不由的生出一丝冷汗。
“萧妹妹,此事我句句所言皆为属实,如今发生这样的惨剧,我心里也不好受,不过为了让萧前辈在泉下心安,我这才冒死赶回于此,将其物物归原主,并将其经过与你们一五一十道来。”
陆灵儿见萧红玉姐妹那份疑惑不解的神色,这才缓缓解释。
这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场势在必行的江湖之路罢了。
“陆姐姐,你不是说娘亲与你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不知是什么话?”
萧红玉闻言连忙问道。
她想从陆灵儿之言的细节里,找到一丝答案。
“哦!是的。萧前辈只留下四句莫明其妙的话,就是……”
第 一 贅 婿
陆灵儿将其所言一五一十的向萧红玉姐妹俩说了出来。
闻听此言的姐妹俩,相互望了一眼,一脸不解。
“初起袖影,风过留痕,梨花落落,止上嫣然!”
萧红玉闻言,将陆灵儿之言重复了一遍,她仔细揣摩着这四句话的言外之意,但她想破脑袋,也无法悟出其中的奥秘。
抬头对陆灵儿说着:
“陆姐姐,还有么?”
“没了!”
陆灵儿斩钉截铁的回答。
“好!陆姐姐,你伤势未愈,我想你应该不急着离开吧!”
萧红玉之言,让陆灵儿顿时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
“萧妹妹,我想咱们还是尽快离开梨花苑的好,如果我所料不错,宫若新等人定然还会杀个回马枪,届时咱们一旦再次与之遭遇,后果恐不堪设想……”
“这个就不劳姐姐费心。如果他们再敢来我梨花苑撒野,我萧红玉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面对陆灵儿的话,萧红玉自有一番用意。
如今娘亲死的不明不白,她正有一股怒气不可发泄,要是宫若新等人敢再犯梨花苑,她正好趁此机会,好好挫挫宫若新等人的嚣张气焰,让他们知道,得罪我萧红玉,就是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萧妹妹,难不成你要与宫若新等人公然开战不成?他们的可怕之处,我想你之前也见过了,难道你还想带着手下这百十来号人,让他们白白牺牲于此么?”
陆灵儿闻言,先是吃了一惊。
她没想到,眼前的萧红玉,眼神里的杀气,是那样的鬼魅丛生,坚决而执着。
听闻此言的萧芸月亦按耐不住了。
秦时明月之大人才系统
缓缓而言:
“姐姐,灵儿姐姐言之有理,咱们是不是先按照娘亲遗愿,带着麾下弟子先行离开梨花苑再说。”
陆灵儿闻言附和:
“萧妹妹,你还在犹豫什么,此事已迫在眉睫,由不得你再如此迁延枉顾了……”
“哼!你们怕他们,我可不怕,我就不相信,他宫若新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再犯我梨花苑?”
萧红玉心意已决,面对陆灵儿和萧芸月的话,显然已听不进去了。
“萧妹妹,我知道你武功高强,但你有自信胜得过萧前辈么?”
陆灵儿闻言说着。
“陆姐姐,你什么意思?”
萧红玉闻言勃然而怒。
似乎她的怒气一点就着,由不得任何人肆意挑衅。
“萧妹妹,我的意思是,就算你武功再高强,一旦宫若新再次率人攻杀梨花苑,你恐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免不了要让梨花苑弟子白白牺牲性命,你这又是何必呢?”
陆灵儿见状解释。
她原本急急赶赴梨花苑而来,就是为了将梨花苑的损失降到最低,把他们都安全带离梨花苑。
如今面对萧红玉固执之言,她知道自己的想法已经同其背道而驰了。
“陆姐姐,你又什么资格来教训我?指责我的不是?说实话,我们若不是为了掩护你离开,我梨花苑会遭受灭顶之灾吗?我娘亲她也不会死,不是吗?”
萧红玉怒气已极,对陆灵儿的劝诫之言,她已听不下去了。
似乎只要陆灵儿再说下去,她可就会对陆灵儿动手一般。
陆灵儿想再说什么,却被突然急急闯入的张云扬的话语打断了。
是时,张云扬奔进殿内,作揖以礼:
“禀阁主,弟兄们在梨花苑外围,发现一股人马正向梨花苑靠近过来,您看?”
“什么?可知来者何人?是不是宫若新?”
萧红玉闻言问道。
“为首之人是一男一女,似乎是官府中人?未曾发现宫若新等人的踪迹!”
张云扬一五一十说着。
“好!情况我都知道了。你即刻赶往梨花苑外围,叫弟兄们不要轻举妄动,我们随后就到。”
萧红玉吩咐。
只见张云扬作揖以礼,退出殿外,急急赶赴梨花苑外围而来。
不等萧红玉发话,只闻陆灵儿说道:
“萧妹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张云扬所言之人,定是宫若新的手下方仲和骆小蝶师兄妹无疑。”
“何以见得?”
萧红玉闻言问道。
“这只是我的猜测!萧妹妹,我还是那句话,咱们还是先撤吧!如今抵达的只是先头部队,在宫若新未到达梨花苑之前,以我们之力,定能撕开一道口子,将弟兄们安全带出梨花苑……”
陆灵儿解释。
对她来说,不过是想先暂避锋芒罢了。
“陆姐姐,我看你是被宫若新吓破胆了吧!在我梨花苑撒野,没人敢这么狂!月儿,你将陆姐姐带下去休息,我去看看……”
萧红玉闻言吩咐,由不得任何人拒绝。
“姐姐……”
萧芸月闻言,连忙唤道。
“怎么?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萧红玉一脸不悦。
“是!灵儿姐姐,咱们走吧!”
萧芸月见状只好拉着陆灵儿离开大殿,往自己的房间而去。
只闻陆灵儿的话语破空传来:
“萧妹妹,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萧红玉见陆灵儿两人离开后,这才急急赶赴梨花苑外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