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rip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位面之狩獵萬界-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道宗旁落,百鍊屍王推薦-66za9

位面之狩獵萬界
小說推薦位面之狩獵萬界位面之狩猎万界
感谢:‘08a’、‘女性守护者0’兄弟的支持,夏天感激不尽,拜谢了。
※※※※※※※※※※※※※※※※※※※※※※※※
‘黄少宏’没想到自己放出自身气息,显露仙人身份,那茅山宗师‘刘混康’,竟然还能不卑不亢,且约战今夜,如此他又怎能拒战,当即便答应下来。
这边话音刚落,已经从门外走进一个封神俊秀的青年道士来,‘黄少宏’曾在后世看过此人画像,正是此世天师‘张继先’。
要说龙虎山历代天师之中,‘张继先’即便不如前几代天师那般耀眼,但绝对是最惊才绝艳的那一波。
此人天纵奇才,九岁便继任第三十代天师,因醉心修炼,一生未娶,三十六岁便功德圆满羽化登仙。
其一生之中,传奇无数。
崇宁二年,山西解州建神祠,祭祀黄帝,盐池忽然出现蛟龙作孽,危害百姓,徽宗听报,便询问道士‘徐神翁’。
‘徐神翁’便是‘徐守信’,乃是民间最早的‘八仙’之一,后来他的名头才被‘何仙姑’所取代。
‘徐守信’也是道法通玄之人,却拿那蛟龙没有办法,只与‘徽宗’言明其中因果……
话说解州正是当年‘黄帝’杀死‘蚩尤’的地方,解州盐池中的水都是红色的,便是蚩尤的鲜血所化。
如今解州醮祭‘黄帝’,‘蚩尤’的冤魂见之嗔恨,孽血化蛟,须请‘张天师’来才能降服。
‘徽宗’当即使人前往‘龙虎山’请天师出山降妖。
那一年,‘张继先’才十三岁,受命前往解州除妖,召唤出了一员金甲神将,将那孽蛟诛杀。
事后‘徽宗’寻问那神将身份,‘张继先’答曰:
“解州乃是关羽故里,臣所召请的,便是汉寿亭侯!”
这才有了‘徽宗’后来几次册封‘关羽’,助‘关二爷’成神的事情,后世的帝王也效仿徽宗,多次册封‘关圣帝君’,这一切的根源,便在‘张继先’这里。
年仅十三岁的‘张继先’也因除孽蛟,被封为‘虚靖先生’。
‘黄少宏’当年在武当山读经的时候,就没少看过有关这位天师的介绍,其所著《明真破妄章讼》和《心说》,都对他在修道与武学上有很大启发。
他还记得自己在‘地狱神探’世界的海底突破武道先天时,脑海中就闪现过‘张继先’的那首‘清平乐’。
‘天先天后,真土藏灵秀,妙用自然循火候,节节薰蒸教透。’
可以说,‘黄少宏’在修行的道路上,也是借了人家不少力的。
所以如今听到‘张继先’到来,‘黄少宏’也不好自持仙人身份,起身迎去,朗声笑道:
“早听闻这一代天师,少年英才,只是缘悭一面,如今相见,幸甚、幸甚啊!”
本来‘黄少宏’是想要和‘张继先’把臂言欢,却没想到后者竟然纳头便拜:
“小子张继先,拜见前辈仙人,只是不知仙人是我张家那一代前辈临凡?”
‘黄少宏’这才恍然,同时也感到好笑,原来‘张继先’是感觉到他龙虎正宗的气息,将他当成飞升的张家先辈了。
想到在‘西游世界’里,十二代‘张恒’天师,也是他那个便宜师兄给他找的出身,便当即用了出来:
“天师却是误会了,本教主并非张家之人,乃是祖师二弟子‘赵升祖师’一脉,本来流落在外,后在十二代天师‘张恒’师兄时,认祖归宗!”
‘张继先’一听,顿时‘哎呀’一声,然后再拜下去,激动道:
“弟子拜见祖师!”
他能感受到‘黄少宏’身上有龙虎山的气息,这绝对做不了假,必然是正宗滴传,且对方一身仙灵之气,定是龙虎山祖辈仙人无疑。
‘黄少宏’也猜到‘张继先’的想法,笑着将其扶了起来:
“不必拘礼,你为当世天师,人间道门至尊,要是真按礼节来,我这个前辈还要拜你一拜呢!”
他这一说,‘张继先’连道不敢,只是他脸上却露出些许惭愧之色,解释道:
“祖师容禀,继先愧对先祖,虽然嗣教天师府,却没有统领道门,如今主领三山符箓,掌天下道门的,是茅山派宗师‘笪净之’!”
‘黄少宏’眉头一挑:“刘混康的徒弟?”
‘笪净之’这人‘黄少宏’与之在‘白蛇世界’中有过交手,实力尚可,但说要统领天下道门,哼哼…..,把‘龙虎山’往哪里放?
‘张继先’脸上惭愧之色更重,点头道:“正是!”
一旁‘赵佶’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连忙道:“两位先生,这中间有误会啊……”
‘张继先’转头看向‘赵佶’就好像刚看到他一般,嘴角一勾,稽首道:
“原来官家也在啊,恕凭道眼拙,这时候才发现官家也在此间!”
‘赵佶’眼角直抽抽,心说我这么大一活人杵在这,你当过堂风呢。
他自然不能挑‘张继先’的毛病,只是对‘黄少宏’说道:
“先生,这期间有误会啊,那刘混康为神宗皇帝所喜,赐掌三山符箓,统领天下道门,与朕无关啊,朕总不能违背神宗的意思吧!”
‘赵佶’说着还骂道:“没想到这刘混康这等奸诈,竟然还玩假死的把戏,如今又出来搞事……”
他直接洋洋洒洒,控诉了一番,让‘黄少宏’也明白了其中缘由。
原来‘刘混康’以道术搏得了几代宋朝帝王的宠信,又是册封,又是赏赐,又是修葺宫观,到徽宗这一代,将茅山元符宫都给修好了。
‘徽宗’喜道家,经常召天下名道前来汴梁与他论道。
可天下高道的修为,谁个不是时间堆出来的,有几个能整天伺候他啊。
便是‘张继先’来了汴梁三次,就不再来了,还告诫‘徽宗’要修心养德,否则天下大乱,因此恶了‘赵佶’便不再找他,却也合了天师心意。
至于‘刘混康’前些年受到传召的时候,干脆对外宣扬说他茅山养的鹤都飞走了,然后来汴梁的路上,又说有‘鹿’撞其车而死。
然后‘刘混康’就对身边人说什么‘鹤去鹿毙,吾无还期’!
到汴梁之后就一病不起,继而仙去,这道门至尊的名份也就落在‘刘混康’弟子‘笪净之’的身上。
结果今日‘刘混康’又忽然现身,显然之前种种都是假象,这‘茅山宗师’就是假死脱身,人家不愿意陪着皇帝玩了。
‘赵佶’和‘张继先’解释,说茅山和龙虎山,他当然是站在后者这边的,毕竟是道门祖庭,道家正统。
所以他也打算将三山符箓重新还给‘龙虎山’!
只是前些年顾忌人言可畏,‘刘混康’刚仙去不久,他就剥夺茅山掌‘三山符箓’的权利有些不好,所以才拖到如今。
徽宗与‘张继先’说完,忽然见到‘黄少宏’一脸不信的表情,顿时急了。
指天发誓的说,自己所言要是有半点虚假之处,就让自己全家老小都落入异族之手,男的不得好死,女的惨招蹂躏。
‘黄少宏’越听越是震惊,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赵佶’,他可是知道正史上,这位皇帝全家都几乎落入敌手,的确是男的不得好死,女的惨遭蹂躏,这就是著名的‘靖康之耻’。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便是一旁的‘茂德帝姬’下场也即为悲惨,只活到二十三岁就香消玉殒了。
‘黄少宏’看着‘赵佶’,心说北宋灭亡,靖康之耻,不会是这货‘乌鸦嘴’自己方的吧!
‘赵佶’看‘黄少宏’的眼神惊诧,以为他还是不信,为了取信仙人,徽宗说现在就下旨,剥夺茅山的‘三山符箓’,改由‘龙虎山’执掌,世袭罔替!
‘徽宗’可不是只随口说说,这‘揽秀轩’中便有文房四宝,他先请‘黄少宏’和‘张继先’两位先生就坐喝茶,然后让小黄门取来纸笔,当面就写下圣旨。
徽宗皇帝这顿操作,把‘张继先’都看呆了,用神念传音给‘黄少宏’问道:
“祖师,您该不会真的向外面说的那样,用法术挟持天子了吧?”
‘黄少宏’断然否认:“决无此事!”
‘张继先’这才放心,长出了一口气,结果‘黄少宏’接着说道:
“他们那是造谣,我用的不是法术,而是武技!”
‘张继先’好悬没真元走差,好悬才提上一口气来,苦笑道:
“看来祖师您与‘刘混康’那厮,终有一战啊!”
两人用神念传音的时候,‘茂德帝姬’和‘李师师’乖巧的陪在旁边,前者给‘黄少宏’揉肩,后者给两人斟茶,让‘张继先’看得一阵咋舌。
‘徽宗’写完圣旨,正要给‘黄少宏’观看,就见之前因为真元走差,而卧地不起的‘周侗’和‘黄裳’终于把一口气捯嗤上来了,跃起来就要继续玩命。
‘徽宗’连忙喝止,斥责二人大胆。
此时有‘张继先’佐证,证明‘黄少宏’的确是龙虎山前辈仙人无疑,‘徽宗’一生慕道,向往长生不老,此时一个活生生的神仙就在面前,他怎能不尽力巴结。
之前顺从那是被‘五马分尸’操控的惧怕,而现在‘徽宗’却是怕伺候不好这真仙,失了长生的机缘。
逍遥小镇长
是以见到‘周侗’、‘黄裳’又要行凶,不由得破口大骂。
‘周侗’、‘黄裳’虽然是这方世界顶尖的人物,但两人却都被礼法束缚,对忠义二字看得极重,同时这两位又是出身仕途,对‘皇帝’更是奉若神明。
见‘徽宗’发怒,这两位宗师立刻都老实了,在皇帝斥责之下,规规矩矩的跪在‘黄少宏’面前磕头请罪。
两位老宗师这个委屈啊,他们可是为了救徽宗而来,怎么就给凶徒下跪了。
‘黄少宏’摆手让他们起来,言两人都是武学宗师,不比拘礼,又让‘赵佶’命人看座,众人这才坐在一起说话。
‘黄裳’和‘周侗’虽然就坐,但还是过不了心里那关,张口就问‘黄少宏’为什么大闹朝堂,用邪术威胁君王。
见‘赵佶’又要发火,‘黄少宏’干脆挥手制止,当着‘张继先’这个自家人的面,他也不好太过跋扈,干脆便从行囊里拿出一本繁体的历史书来,找到‘靖康之变’那几页,扯了下来让他们自己看,算是给了一个交代。
几个古人看完之后,面无人色,‘赵佶’看到自己的惨状,家人的惨状,手都颤抖了,不由惊呼道:
“这难道是上天的启示,早就预言了朕的下场……”
他心里还暗自猜测,朕刚才只是随便发个誓,难道就灵验若斯吗?
‘黄少宏’摆手道:“放心,本教主来到此界,就是为了顺手解决这些事情,我华夏神州,岂容外族猖狂肆虐……”
‘黄裳’和‘周侗’此时虽然并未全信,却也信了五分,因为这种事情骗的了一时,骗不了一世,其中有关女真、辽国的情况只要他们亲自北上就能打听清楚,这种事情根本骗不了人。
最主要的就是人家乃是仙人临凡,横扫一切,无有对手,没有骗人的理由啊。
‘赵佶’因为手抖,几张书页落在地上,被‘李师师’和‘茂德帝姬’捡起来观看,结果两女都惊呼出声。
尤其是‘茂德帝姬’正看到自己遭受凌辱之后惨死的记载,面无血色,仿佛失了魂一般。
‘赵佶’见状斥责了两句,说如今有先生临凡,自然落不到那种情况,两女惶恐之下,连连应诺,心中惊惧却是减了许多。
‘徽宗’说完之后心里越发觉得要讨好这位神仙才行,不但能长生,还能避祸啊。
‘黄少宏’等他们看完,随手一指,那几张书页就无火自燃,化成一股青烟飘出窗外去了。
他这才有些好奇的朝‘周侗’和‘黄裳’两个武人问道:
“我观二位武学一道都到了可以破碎虚空的程度,为何不选择破碎,去另一世界看一看呢!”
‘黄少宏’自然知道‘彼岸世界’之前就是个坑,但他很好奇为什么‘鲁达’去了,这两位实力不逊现在的‘鲁智深’,那就应该是早就到可以破碎的程度,缘何至今还没有前去呢。
这件事‘张继先’抢先开口给出了答案,原来这‘周侗’、‘黄裳’这两位,武功修炼到破碎境界,都感觉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他们先前以为那就是仙界,都先后去过龙虎山,寻问相关状况,‘张继先’以前也听人说过这种情况,不过他本人还是第一次遇到,便给两人推算起来。
结果得出的卦象乃是大凶之兆,那就是说如果‘周侗’和‘黄裳’选择破碎前往未知世界,便是九死一生。
便是如此,两人才决定不到临死那一刻,绝不会破碎离开这方世界。
‘黄少宏’听了这个解释,这才释然。
‘张继先’三人又问起那‘破碎世界’的底细,这问题自然连‘赵佶’和‘李师师’二女也吸引了过来,他们也想知道另一方世界的情况。
“其实那是一位金仙的内世界!”
这其中也没什么说不得的隐秘,‘黄少宏’就把‘彼岸世界’的底细讲了出来,只说彼岸世界以前是个陷阱,但如今为自己所控,武者在其中修炼的确可以以武入道,长生不死。
这么一说,‘周侗’、‘黄裳’,乃至‘徽宗’尽皆动容。
这时候‘周侗’瞥见一旁由小黄门照顾,虚弱不堪的关门弟子‘岳飞’,以为是受了什么手段,连忙向‘黄少宏’求其情来。
‘黄少宏’却摆手道:
“这可不管我事,你这弟子乃是金翅大鹏魂魄的寄生之体,故而天生神勇,习武修道,都是绝顶天才!”
‘周侗’欢喜道:“我这弟子自由神勇无双,绝世天才,原来是鹏鸟附身之故!”
‘黄少宏’见他欢喜,冷笑道:
“凡事有利就有弊,那鹏鸟魂魄寄生在他体内,吸收其阳寿命禄,前朝李玄霸便是鹏鸟转世,你看其下场如何?若本教主推算不错,这岳鹏举定然难以活过不惑之年。”
“啊!”
这一次就连那虚弱的‘岳飞’都惊呼出声。
‘黄少宏’继续道:
“方才本教主已经将其鹏鸟魂魄封印入我神剑之中,这岳飞才会因此虚脱,虽然武功定然有所退步,但凭他自身资质也是不差,以后刻苦修炼也能有所成就!”
此时他仙人身份坐实,说出的话自然无人不信,而且‘岳飞’自己之前也的确见到对方从自己头顶扯出金色大鸟似的东西,如今也算有了解释。
这时候‘张继先’似乎想到什么,提醒道:
“祖师,那刘混康修炼茅山鬼术,还擅长炼尸之术,这次他茅山弟子抬百棺来汴梁,又约您夜战,想来今夜定然要动用百炼尸王大阵,还请您务必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