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7wj精品玄幻小說 山村小神農 txt-第五百六十七章毛僵展示-3lrt0

山村小神農
小說推薦山村小神農山村小神农
第二天,何常在和肖涵早早起来,让司机带他们前往墓地。
车上,肖涵眉头微皱,说道:
“小哥,我昨夜一晚上都没睡好,现在更是心神不宁的!”
何常在掏出一根烟,点燃抽了一口,笑道:
“不要怕,一切有我在,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肖涵见何常在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一颗心稍稍安定了下来。
过了一段时间,车子在山下的公路停了下来。
以武冲霄 夏水长天
肖涵拎着香烛纸钱和何常在从车上下来,两人上山走到了墓前,见到了已经早早过来迁坟的人。
肖涵对何常在道:“小哥,你先给点穴吧,点一个好的穴位,我再让人动土!”
何常在眺望周围环境,踱步走到不远处的山上停了下来,说道:
“这地乐山后托,山脉开帐,藏风聚气,朝案秀丽,着实是一个风水宝地,就葬这里吧!”
“多谢小哥帮忙点穴!”
肖涵对何常在道了一声谢之后,她跪在祖坟前,将香烛摆好、点上,烧了纸钱,磕了几个头,站起身来,让一众迁坟的人开始动土。
不多时,一口阴沉木做的棺材被一行人使上吃奶的力气,用吊轮从墓里吊了出来,合力放在了地上。
一行迁坟的人皆是累的大口喘气,纷纷开口。
“卧槽,这棺材真沉呀,我干迁坟十来年,就没遇到过如此沉的棺材!”
“你们看,这棺材盖子和棺材之间的缝隙结着一层白霜呀!”
“难道说这是传说中的尸气,里面的尸体不会尸变了吧!”
“这么沉的棺材,我们这八个抬棺匠肯定抬不动呀!”
“是呀,棺材落地是为大凶,这该怎么办呀!”
……
何常在踱步走到一行迁坟的人面前,淡然道:
“我是肖女士请来的风水师,你们听我的,开棺!”
一行迁坟的人见何常在面容俊朗,气度不凡,倒是没小觑于他,一个个相视一眼之后,开始用撬棍撬棺材盖子。
可这些人无论如何努力,都撬不开棺材盖子,不由纷纷开口。
“诶呀,卧槽,这是邪了门了,这棺材盖子撬不开呀!”
“应该是尸气吸棺,我们还是别忙活了,这棺材打不开的!”
“我感觉这棺材不简单,大家还是别招惹为好,万一放出来了僵尸,大家都得跟着玩完!”
“对呀,钱是其次,小命要紧呀!”
“这一单生意太棘手了,不好做呀!”
……
肖涵对何常在道:“小哥,棺材盖子打不开,你说该怎么办呀!”
“大家退后,我要硬开这棺材了!”
何常在冲一行围在棺材周围的人喊了一声,示意他们散开之后。
他踱步走到棺材旁,一掌将棺材盖子轰飞了出去。
肖涵看到这一幕之后,面露震惊之色,惊叹道:
“小哥,你好厉害呀!”
一行迁坟的人更是一个个瞠目结舌,忍不住纷纷开口。
“这小子力气好大呀,不做我们抬棺匠都屈才了!”
“这小子真心厉害,我们这么多人都撬不开的棺材盖,竟然被他一掌给拍开了!”
“小伙子,不愧为吃风水这一碗饭的,了不得呀!”
……
就在这时,一具浑身长着长毛,獠牙显露,长出长指甲的僵尸猛然起身,从棺材之中蹦了出来。
何常在看着眼前长着一身毛的僵尸,面露一丝笑意,呢喃开口:
“我以为多厉害的僵尸呢,原来只是一个毛僵,这玩意除了皮糙肉厚,跳的快一点,没什么厉害之处呀!”
“诶呀,僵尸出来了,大家快跑!”
“妈妈呀……神仙保佑,僵尸千万别追我呀!”
“要知道有僵尸的话,我就不来了!”
“我单身二十多年,还是一个纯情小处男呢,可不想死呀!”
……
一行迁坟的人见到毛僵蹦出来之后,一个个面露惊恐之色,四散而逃。
肖涵吓得呆立原地,不知所措。
毛僵感觉出何常在气势不俗,没去招惹他,纵身朝肖涵跳了过去。
肖涵见毛僵朝她跳了过来,发出一声刺耳尖叫,掉头就跑。
何常在身影一闪,挡在了毛僵面前,一挥衣袖,一道真气浩然而过。
下一刻,毛僵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它在地上打了一个滚之后,从地上立了起来,朝何常在跳了过去。
何常在身影一闪,俯身拿起刚才迁坟人慌乱之下扔到地上的一根撬棍,运转真气,对着迎面跳过来的毛僵就是一通暴打。
肖涵跑的太过匆忙,在下山途中,不慎被一块石头绊倒,一条腿扭伤了,疼得厉害,发现自己站不起来了,当时心都凉了。
稍稍愣神之后,她神色紧张,缓缓扭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何常在手持撬棍将毛僵打的连连后退的一幕,不由惊叹出声,“小哥好厉害,我果然没找错人!”
与此同时,她心中暗暗计较。
是打电话让司机过来抱我下山,还是等小哥解决了僵尸再说,要让司机抱我,岂不是便宜他了,我还是忍痛等一等小哥吧。
肖涵打定主意之后,双手捂腿,忍着疼痛,望着何常在,目光痴迷的等待着。
何常在打的毛僵连连后退,不敢再上前之后,俨然念叨:
“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
一瞬间,天空突然一片骤亮,五道雷光汇聚成一条电龙闪过了天际。
下一刻,一道雷光自毛僵头顶炸响,他浑身焦灼一片,应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何常在朝他点穴的地方一挥衣袖,一道真气激射而出,霎时间,一个大坑轰然炸裂开来,土石飞溅。
肖涵看到这一幕之后,直接就惊呆了,嘴唇翕张,想表达一下自己的震惊,却不知该说什么为好。
何常在踱步走到毛僵身边,将其拎起来装进了阴沉木棺材之中,安葬进了新穴。
接下来,何常在踱步走到肖涵的祖坟旁边,往下面望了一眼,见里空空如也,踱步走到了她身边,问道:
“肖女士,你家祖坟里为啥就葬了一个人呀!”
肖涵微微思索,沉声道:“这个……我家传了十几代了,我也不清楚!”
“我们下山吧,我也该回去了……今年我们全村人的新房应该就能建成,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呀!”
何常在见肖涵双手捂着腿,面露一丝痛苦表情,蹲下身子,用金针帮她治疗了一下伤势,起身朝山下走去。
经过何常在的治疗,肖涵面露惊奇之色道:“小哥,你这针灸之术好厉害,我的腿一点都不疼了呀……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的!”
说罢,她快步跟上了何常在。
两人下山之后,司机载着他们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