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線上看-第六百六十九章 真正的時間長河看書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小說推薦從看見壽命值開始从看见寿命值开始
这是……
这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啊!
至少,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是完完全全的无法去看懂和理解尊主秦歌的存在了,他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是能是只能是感觉到尊主秦歌,存在于一个高出了他无数无数存在阶层的一个存在之中……
而其余的天煞,虽然并没有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和阿亚罗可特沁那么的能感受清楚,却也同样能感受到秦歌的强大和一种超乎理解的存在……
而秦歌则是在此时,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明心见性,心无狭隘,无瑕疵。
他的心灵,在此刻,进入了一个小圆满的状态之中,他所获得的收获和好处,更是超乎想象的剧烈和庞大。
而在他的目光的核心之中,在他展开内视之后的核心之中,在那祖窍穴的穴道之中,那颗鹌鹑大小的道丹,那由时间率凝聚生成的属于时间率的道丹,终于圆满。
而随着时间率道丹的完满,秦歌也是终于是发现了他的时间率的占比达到了二百分之一百的占比之后,拥有的,究竟是什么样的能力了。
这是真正的触及了时间根本的能力,在这能力之中,时间率固然也是变得强大了起来,但时间率同样的也是实际上什么都不是了。
只有在时间率未曾完满的时候,时间率才是具备着意义的,才会被人觉得时间率很是重要。
而等到时间率彻底完满的那一刻,时间率固然也是强大到了极限,因为,已经抵达了百分之一百的占比的时间率,已经是成为了最为纯粹的最最真实的时间率了,就是当初的秦歌意外在那种过去未来现在的时间之中,在超乎了现实一切存在状态的时间长河的存在状态之中,再加上在当时的始皇帝陵墓之中机缘巧合的际遇,然后才是获得了三又三分之一率缕时间率的存在……
那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当初秦歌在秦始皇陵墓因为机缘巧合而获得的那三又三分之一缕的时间率,与此时此刻的秦歌所掌握的时间率,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存在。
但,
当时只有三又三分之一缕,而且用掉了那三又三分之一缕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可现在却是有着无穷无尽,而且用掉哦了之后,它这些时间率也是会很快生长生息出现的,是具备着超乎想象的强大力量的。
最最重要的是,时间率实际上就不会消失,它在这个存在天地之间,在任何的存在天地之间,都是有着恒定的自我必和循环的。
所以,秦歌才会在此时觉得时间率不是那么的之重要了。
当然了,也并不是时间率就不重要了,而是时间率依然还是很重要的,只不过是相对来说,不是那么重要了。
尤其是,因为在时间率达成百分之一百的极致的占比和掌控程度之后,秦歌所获得的那一个超乎想象的时间能力运用的能力。
想着这些,
秦歌当即,便是沉浸进入了他所掌握的新的实践能力时间能力的运用方式之中。
这就不是什么时间能力的运用,而是一种超乎想象的时间能力的本身,或者说,那就是时间的本源的所在,那就是一种的极致的时间的开端……
那是时间运行的规则,是时间运行的本源,是天地之间,不可被更改的一切的道理一样的存在的东西。
此时此刻,秦歌便是意识和灵魂还有心神,在瞬息之间超越了出来,从他的身躯里面超脱了出来。
而后,他便是再度进入了一个超越了此刻存在空间的一个神奇的域外奇妙空间所在的世界之中,便是看到了一连串的密密麻麻的无穷无尽的时间光影的存在,看到了无数的时间涌动的存在……
这实际上也就是当时也就是刚刚的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和阿亚罗可特沁所看见的那样的场景,只不过哎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所看见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而阿亚罗可特沁所看见的,就更是冰山一角的冰山一角了。
唯独此时此刻的秦歌,他所看见的,才是真正的存在的,真正的完全的模样。
在他的视野之中,大概是属于分道分野的衩偶超脱了这个世界的限制之下的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之中,这样的存在世界,不是姜雯的空间展现出来的几重维度几重维度那样的存在世界,也不是当时在寻找到了鸿钧被杀的第三十三重天的梦境空间那样的梦境空间的存在。
但它却同样是超乎了这个世界的具现的,完完全全的跟这个世界独立在外,却又同时跟这个世界有着紧密联系的存在……
也不对!
它是完完全全的超越了任何存在世界的,是超越了恒河水滴层面的无数世界的,也是超越了流沙傻里世界沙粒世界的无数层面的一处奇特的神祗都甚至都不能称之为空间或者世界的一种完全超然的存在。
但同时,它却是有具有又金紧密至极的跟恒河水滴层面的世界,跟流沙砂砾层面的世界,完全完完全全的、彻彻底底的交错在一起,并从上到下的形成了极致的掌控和压制的一个世界模样的存在状态……
在这种存在状态之下,这个世界……
总而言之,就算是以秦歌此刻的认知和理解能力,以及秦歌此时的强悍的修为和对时间率百分之一百的掌控和占比,都有些难以在短时间内,去理解这个问题所在。
他只能是看到,这个奇怪的存在状态之中,有着无数的时间从右侧的方向,朝着整个的一切的存在世界冲刷下来,朝着一切存在物和相对存在不存在物开始冲刷了下来。
而这些时间在冲刷过了一切存在世界的存在物和相对存在的不存在物之后,这时间便是携带着光影,携带着无穷巨量的光影,而后,便是紧紧的携带着这些光影,朝着同样是那个奇怪的存在状态之中冲刺而去……
每一秒……每一分,每一年……
每一秒甚至是每一个微秒级别的时间,都有着光影被时间从那一切物体之中冲刷之后裹挟着带走,带到了时间长河之中……
姑且,可以将这东西当做是时间长河的存在吧。
若是时间长河的存在的话……那相比想必,此刻的秦歌所看见的这个存在奇特的存在状态,应该就是真正的时间长河了吧?
未来是纯粹的时间,是绝对不确定会发生什么的,极致的时间纯粹的时间,而现在,则是时间与存在物和存在相对不存在物的冲刷和融合这一个过程……
而过去,则恒定的固定为已经发生过的光影,而这些已经发生过的光影,则重新随着时间洪流的冲刷,被送回到了一个不可触及的地方,成为了恒定的过去……成为了过去的永恒……
逆转过去……
秦歌到此时才发现,逆转过去是一剑多么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因为……过去,是同一个过去,一个过去,哪怕只是一秒钟的过去,实际上都是包含了想象不到的恐怖到了真正的巨量无极的时间长河之中的一切的……
这一切,真正意义上是彻彻底底的超乎了想象的存在的。
因为,一秒冲刷一个存在物,那么,世间,整个存在天地之间,到底有着多少的存在物存在呢?而且,存在相对的不存在物,同样也会经历时间的冲刷……
也就是说,看似只有一秒钟的时间跳跃,但是,如果是真正意义上的站在了时间的角度来看,那就却是确实是真正意义上的时间洪流的存在了。
在这种极致的时间洪流的存在之上,有着太多太多的存在物的存在……那一瞬间的,在个体生灵感知之中的简简单单微不足道的一秒……实际上,是无数无穷无极的多的一秒的汇聚……
而逆改过去,想要真正意义上的逆改过去,需要耗费的代价,是绝对超乎想象的。
就以秦歌此刻的认知来说的话,逆改过去,在他以前的构造伪过去时间线来进行修正融合的手段,当初看来每秒三万年的消耗很大,可实际上……每秒三万年的消耗,针对于更改过去,还真的是一个极为渺小的数据了。
当然,也是有可能只通过改动某个耽搁神单个生物生灵的一秒,而后强行以时间联动性,去改动整个的过去的那一秒的所有东西,和所有发生的不发生的事件的。
这些事情,是真正意义上的忘记了什么是什么的极限的。
但,如果是仅仅只改动一个生灵的过去的话,那最终产生的过去的修改,或许就会在蝴蝶效应之下,跟人类渐行渐远了,跟想要改变过去之人的想法和预测,彻底的分道扬镳背道而驰了。
而从此刻的秦歌所看见的那奇特的时间存在和冲刷的诡异窗台来状态来说的话,这就是一种超乎想象的一种东西……
永恒,居然是存在的!
每一秒一旦过去,就是永恒,但他只在过去的状态永恒,是无法将之从过去拉扯回到现在的……
秦歌沉默着,心底似乎有所明悟。
以上,只是他对时间率达到完满之后,所看到的时间的存在状态,或者说,是他在对时间率达到完满的之后,所理解到的时间长河的存在。
而这并不是他真正的基于时间率障壁占比核武和掌控力度达到了百分之一百之后,所具备的能力的运用。
此时此刻,秦歌的心的能力,那最终的能力……是基于时间长河的,是对于实践能力时间能力的全方面的各种时间能力的一种极致的强化和提升……
同时,他具备着微微操控整个时间长河的能力,他可以让未来的纯粹的时间朝着存在物和存在相对不存在物快速的冲刷过来,也可以让之冲刷速度减慢一万倍,减慢到几乎可以算是停止冲刷的程度……
如果能够彻底的控制未来时间不从时间长河之中冲刷出来的话,那秦歌就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时间静止的能力了。
而一旦做到了真正的时间静止的能力,时间的一切……
秦歌在此刻,也终于是明白了,玄鸦到底是如何做到零度时空间的能力运用的……
那应该就是通过时间的绝对静止,也就是切断了时间的未来时间朝着一切存在物冲刷的基础,让时间形成了绝对静止,而同时,让已经冲刷到了存在物的时间飞速的流逝回退到那时间长河之中……于是乎,存在物之间,便是直接没有时间存在的,是没有任何时间存在的。
而没有时间存在的情况下,就姑且是可以将之理解为零度时间的存在了。
但零度空间……
或许就需要空间率的完全的占比提升到百分之一百了,然后还需要最终的时间率和空间率的相互之间的绝对的结合,才是能够最终施展出玄鸦的那种零度时空间的能力的运用的……
说不准,在零度时空间的运用之中,在能力的具体展现之中,还会有着一种超乎了想象的手段在其中,实使之成为一种真正的时空,而不再只是机械的时间里和空间率的融合,才能做到这最终的零度时空间的隔离世界来四……
秦歌微微慨叹着,直到这个时候,他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知晓了玄鸦到底有多吗的强大。
他居然直到此时,才稍稍理解了玄鸦的零度时空间,但想想要如同玄鸦一样去真正的做到零度时空间,那却是艰难得超乎想象的事情了。
也同样是一一件遥远得超乎想象的事情了。
至少,还需要掌控空间率的存在。
想到这里,
秦歌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再度看向他周围的空间的时候,他隐隐约约的切实的察觉到了一种割裂感觉的存在,他更是看到了一些奇特的光波的存在。
那些光波,不出意外,便是玄鸦在他身上施展的零度时空间的能量或者是率的维持和运行了。
在这种维持和运行之中,如果是将之打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