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討論-第五百零二章 我做錯了啥?相伴

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
小說推薦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将
“你这混蛋!”
汉库克眉头一挑,虽然她不曾小觑这个男人,但是仅凭着能力就将自己的‘俘虏之箭’破解,也太过变态了
“嗯?不对…”
她盯着空中的库洛,那个男人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像是用了什么比较损耗体力的招式,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她依旧发现了库洛已经变换了节奏的呼吸。
也是,她的招式,不是那么好破解的。
再加把劲!
“俘虏之箭!”
汉库克拉动爱心,再次激发出铺天盖地的粉红箭矢。
她的攻击毫无死角,且箭矢的速度极快,这个库洛想要躲闪到他的攻击,也并非那么轻松,只要中一箭,他必定会被石化。
能力,有时候就是奇迹,就是不讲道理。
如同库洛从内心就戒备的,那位如今在德雷斯罗萨的砂糖,不管自己多强,只要被触碰或者喂下糖果,就会变成玩具一样。
以及如今跟随着泽法老师身边的艾恩,碰一下倒退十二年的力量,碰两下就是二十四岁,库洛今年二十五,碰到第三下就回娘胎了。
等等…
库洛挑了挑眉,如果说碰三下的话,他会不会穿越回去?
算了,这么危险的事,要是不要做的好。
库洛手掌一握,能力继续搅动空气,形成了狂风,卷着射过来的粉红箭矢上升天空。
这种箭矢好啊,虽然控制起来需要借助一下空气的媒介,操控没那么得心应手,而且本身还是汉库克自己的能力,对她自己和身边的人也没用,毕竟她的能力,她自己可以解开。
但是拿来对付其他人,就很好用啊。
虽然不能细致的进行微操,但至少数量够,来个万箭齐发,被碰到的人自然就成了石头了。
好东西啊!
那就多来点。
粉红箭矢连射开,似乎不想给库洛喘息的空间,而库洛也只是不断的使用着能力,让狂风将粉红箭矢全都吹上去。
渐渐的,他的额头多出了细汗,喘息也越来越重。
憋成这样不容易啊!
对这种七武海级,不像是一般人那种随随便便假装就能做到的。
他得表现出一副假装自己游刃有余,但实际快要撑不住的假象,很考验演技的,憋起来很累。
稍微一放松,这女人估计就知道自己在玩她了。
还没薅够,不能露馅。
“姐姐大人,我们来帮你!”
那两个巨大的人此时冲了出来,化为了蛇人。
绿发蛇人,是桑达索尼亚。
橘发蛇人,是玛丽哥鲁德。
是汉库克的妹妹。
砰!
玛丽哥鲁德身躯突然往侧一遥,只见一道淡蓝色光华贴着她的身躯飞过,将地上的泥土打出一道切口。
克洛挡在了玛丽哥鲁德的跟前,露出犬牙的笑着:“别想过去。”
而另一边,莉达则挡在了桑达索尼亚的跟前,“库洛的事,才不会让你们阻止呢。”
别人不知道,他们能不知道吗?
一看就知道,库洛又在往里填充他的天之宝库了。
这时候要是被打扰了,倒霉的只能是他们…
没有‘们’,倒霉的只会是克洛。
作为下属,这点让别人不能妨碍的要求都做不到的话,克洛都能想到库洛气愤的样子。
“让开!”
玛丽哥鲁德手里握着一把大斧,配着她那庞大且肥硕的体型,挥舞起来虎虎生风,挥向了眼前的半兽狼人。
只是挥舞几下,克洛都完美闪过,他一下跳在了玛丽哥鲁德的斧面上,双腿微蹲,自信道:“见闻色,我也会啊。”
玛丽哥鲁德,使用的是见闻色的力量,如果是一般人,她会早早的知道对方闪躲的迹象,然后进行攻击,一般都会击中。
除非是对方的速度超过了她,亦或者,同样拥有见闻色。
“乐园的海军,也有霸气吗?”
玛丽哥鲁德盯着克洛,有些诧异。
但一想,她就释然了。
对方是那个鲁西鲁·库洛的下属,不能以常理度之。
“毒液!”
见着克洛站在他的斧面,玛丽哥鲁德张口一喷,就是一道紫色的毒液袭了上去。
克洛一惊,连忙从斧面跳开,那毒液掠过克洛,扑在了地上,将地面腐蚀一个洞来。
玛丽哥鲁德,是蛇蛇果实·眼镜王蛇形态的动物系能力者。
而她的二姐,桑达索尼亚,是蟒蛇形态。
三个人,合称为‘戈尔贡三姐妹’,在九蛇岛的传说中,他们三个人打败了魔兽‘戈尔贡’,但是也因此受到了诅咒,背上拥有被诅咒的痕迹,一旦被看见,那么人就会石化。
不过真相嘛…
库洛抽空朝那边扫了一眼。
记忆当中,汉库克的两个妹妹在当年也算是颜值在线了,虽然绿头发的脑袋一直都很大,但是无关紧要,不影响颜值。
但在那个事件之后,想要变强的她们,除了汉库克本身就有资质之外,其他二人为了变强付出了不少代价。
尤其是那个橘发胖子。
当年颜值不低啊。
超棒的都市言情 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 起點-第五百零二章 我做錯了啥?熱推
不过为了变强,疯狂的吃相扑火锅以及练肌肉,才成了这幅样子。
但现在要比起来的话…
还不一定是克洛的对手。
太笨重了。
“你也不差啊。”
克洛落在地上,活动了一下身躯,突然膨胀开来,直接长到了比玛丽哥鲁德还要高大的个头,化身为一只五米多高的狼人。
“嗷呜!”
他对天嚎了一句。
紧接着,他的身躯就极速消失。
一道光华,自桑达索尼亚的背后闪起。
桑达索尼亚一惊,下意识的让身躯往前挪了挪,而这一瞬,那光华撕开了她背后的披风,以及围绕在胸膛的内衣。
一击没中,但是背后的衣服却被撕开了。
“糟糕,妹妹!!”
正在和莉达对峙的桑达索尼亚眼眸大睁,惊骇的看了过去。
汉库克下意识回头,满是惊骇。
背后…
不能露出来啊!!
“下一击,就会中了!”
一击不中,克洛恃然而立,正想来一句威风的话,然而下一瞬,就见一道土刺从他跟前凸起,那土刺升上的瞬间忽然张开,贴住了玛丽哥鲁德的后背。
接着,克洛就感到一股冷意。
只见库洛在空中猛一挥手,将箭矢卷上去之后,狠狠瞪着他。
我…做错了啥?
这一刻,克洛如坐针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