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375章 覺醒展示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一道巷子处,锦绣甩开他的手,开口质问:“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
“自然是让你认清事实!”
锦绣心里疑惑,事实?
什么事实?
她还在疑惑,就见巷口的尽头,缓缓走来几个人。
锦绣讶异的看着,几个人手中皆拿着武器,一脸不怀好意的朝这边接近。
锦绣感觉到害怕,伸手拽向身边的未婚夫:“怎,怎么回事?”
男子好像早就预料到这一刻了,他神色平静,“这些人来杀你灭口了!”
景承智派人出去后,在府上等待消息,只是左等右等,一直没有听到半点讯息传来,他开始有些着急了。
这时有下人急匆匆而来,“不好了,不好了!”
景承智见下人慌里慌张,神色不悦:“什么事情让你慌张成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郡,郡王,关押在顺天府的闵隽晴此时被放了!”
景承智眼里闪过一抹意外:“为何被放?”
“听,听说已经被证实是无辜的,由太子妃和闵家的人,亲自接出来了!”
景承智眸光一沉,倪月杉!
他快步朝外走去,想弄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人不过刚到门口,在门口的位置,围堵了不少人。
他的眉头皱了皱:“你们这是?”
“郡王,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你还在这里装糊涂?”
说话之人一脸严肃,看着景承智的眼神极为不悦。
景承智同样只有不悦,“不知道闵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还请将话说的清楚明白一点。”
“锦绣已经承认了,是你给她好处,让她撒谎诬陷小女,顺天府尹亲自将人放了,郡王,你为何要陷害我小女?难不成,你才是真正谋害邹校尉的凶手?”
面对闵老爷的质问,景承智拒不承认。
“锦绣?哼,当初可是她自己跑出来举报闵小姐的!现在怎么反倒赖上本王了?”
这时,众人身后的马车上,缓缓走出一个人。
那人身穿着锦缎华服,可皮肤略显粗糙,相貌也略微寻常了一些。
她朝着景承智走近,气的双眼通红:“郡王,原来你就是个骗子!”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375章 覺醒看書
她将手腕上的手镯取下,朝着景承智狠狠砸去:“你太狠了!”
玉质手镯砸在他的脸上,让他闷哼了一声,紧接着玉镯滚落,砸在地上,清脆的碎了。
锦绣擦着眼泪看向一旁的闵老爷:“还请搜查郡王府,郡王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房间内有郡王给我的各种珠宝,那都是郡王收买我的证据!”
闵老爷意味深长的看了景承智一眼,之后带着闵修文朝里面走去,景承智脸色铁青:“你们这是打算擅闯本王府邸?你们有没有将本王放在眼里?”
他身子往前一挺,将众人拦在外面,并不甘愿就这么放人进去了。
“郡王,你陷害我妹妹,我们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现在还拒绝我们进府去搜查?”
闵修文显然是怒了,之后对倪月杉开口道:“还劳烦太子妃,将此事禀报皇上,让皇上派来官兵搜查,倒也不错!”
景承智脸色铁青,眸光微眯了起来,“就算这个女人本王送过她珠宝又能代表什么?本王不过是看她有几分姿色,想收了房玩玩而已!”
景承智站在门口的位置,拒绝让任何人往前进一步。
倪月杉双手环胸看着他,“郡王可知道,你在这里耽搁的时间越久,我的人越是搜查的仔细?”
景承智神色瞬间一变,之后他迈开步子,朝府内快速走去。
没了景承智在门口挡着,倪月杉等人赶紧跟着走了进去,锦绣走在前带路,等一众人赶到了她房间的门口,景承智原本要发怒,但现在,他发现自己被耍了。
倪月杉根本没让影卫过来,只是故意那样说,好让他不在门口堵着。
他眼神中带着薄怒,瞪着倪月杉:“你耍我?”
“耍你怎么了!”倪月杉对闵修文父子使出一个眼色,二人朝房间里面冲了进去。
景承智攥着拳头,很是恼怒,他咬牙切齿的看着一众人:“你们真是胆大。”
但人已经冲进去了,他怎么生气也是无用。
锦绣指着一个首饰盒,“这些都是郡王送给奴婢的!他对奴婢说了不少的甜言蜜语,哄骗奴婢为他办事。”
“可他呢,却故意让奴婢的未婚夫把奴婢拉走,然后派人杀我,若不是太子妃早就识破了他的计谋,提前埋伏,此时奴婢就是一具尸体了!”
她开始抹着眼泪,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景承智被揭穿,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心中羞愤:“闵家和太子府真是优秀,收买了锦绣,来陷害本王?”
“你们若是再不走,本王只好让侍卫过来动粗了!”
倪月杉目的已经达到,对一旁的闵修文说:“你妹妹究竟可不可以全身而退,就看你们了。”
之后倪月杉带着青蝶,先行一起离开了。
郡王府内,闵家的人留下大闹,在郡王府外的马车上,青蝶长出一口气,“还以为,奴婢要害死一个无辜的人了,还好太子妃你英明!”
倪月杉坐在马车上,神色严肃:“我才不英明,只是侥幸而已!”
青蝶叹息道:“可奴婢就觉得太子妃你厉害,只是郡王可以买通田家的丫鬟,田家人真的没有和郡王合作吗?”
倪月杉蹙着眉,没说话。
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375章 覺醒
青蝶继续说:“虽然是郡王杀害的田家少爷,可也是你害的田家小姐不能成为皇室人!这里面的仇恨错综复杂,他们田家人究竟想报复谁,还真说不准?”
青蝶的话,好似非常有道理……
“你说的对,或许田家与郡王府已经合作了,那么我的身份……”
已经暴露了!
倪月杉和青蝶回到太子府,景玉宸早就等的有点不耐烦了。
“你们怎么去的这么久?我差点……没忍住,带兵去找你们了!”
有口皆碑的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75章 覺醒讀書
倪月杉嗔怪的看着景玉宸:“有那么夸张么?”
“不然呢?本太子无时不刻都在担忧你们!怕你们被闵府的人直接给砍了!”
倪月杉轻笑一声,“闵大人那么凶猛的么?我看他也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我将情况与他们说了后,他们很配合的去郡王府找人算账,现在不知道郡王府那边如何了。”
“在郡王府算账?”
景玉宸还担忧倪月杉的进展不顺利呢,但没有想到不仅仅顺利,而且还完成的非常不错!
景玉宸欣赏的看着倪月杉:“你倒不是一般女子可比?”
倪月杉轻笑一声:“少夸赞我!我可不会给你任何好处!”
景玉宸勾唇笑了笑:“你觉得本太子是那种想要好处的人?时间不早了,准备去吃饭吧!”
倪月杉跟着景玉宸入饭桌,倪月杉没看到段勾琼有些惊讶:“公主人呢?”
“你出府没多久,她就出府了。”
“到哪里去了?你不怕她有个三长两短?”
“有人跟着不用怕,只是……”
景玉宸神色间有些担忧:“你……娘亲病重,你要不要回相府去看一看?”
倪月杉还在吃饭的动作顿住,“你怎么不早点说?”
景玉宸看着天色:“现在已经傍晚了,告诉你,你现在赶过去也不合适,等入夜吧!”
入夜后,想做什么,有夜色掩盖,方便。
“嗯。”倪月杉点了一下头,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的扒饭吃。
到了夜色深了,段勾琼已经回了太子府,倪月杉在出门前,前去看她,“公主不吃饭?和衣就躺下?”
“好累啊,我想先休息会。”
“为何会累呢?你干什么去了?”倪月杉还没有听下人禀报段勾琼今日一天的行程。
段勾琼打着哈欠,一副无精打采的表情:“明天再说吧,先睡一觉了!”
倪月杉也不好继续再问,穿了风衣罩着面容,让清风带着她回了丞相府。
丞相府内,到了夜深后,只有苗媛的院落还亮着昏黄的烛光,房屋外偶尔能听见时不时传出一声声咳嗽声。
房间内,有两个下人守在床边,正打着瞌睡,清风将迷烟吹了进去,原本就昏昏欲睡的丫鬟,这下睡死了。
倪月杉从窗户的位置翻身走了进去。
床榻位置,床幔低垂,看不见里面是什么情况,倪月杉隐约瞧见里面有一抹身影,好似很虚弱。
她伸手掀开了帷幔,在床榻上的人,脸色苍白,唇色也是淡淡的,此时呼吸虚弱,仿佛随时都会沉睡下去,再也醒不来。
倪月杉担忧的看着她,伸手晃动:“娘?”
她晃了许久,也喊了许久,床榻上的人才有了一时反应,她迷糊的睁开眼睛,待看清楚面前的人时,眼里有迷惑:“你是……?”
显然她没有一眼认出,面前的人是谁。
倪月杉将苗媛的手放在她的脸颊上,“娘,我是月杉啊!我回来了!我还活着!”
苗媛原本平静的脸颊此刻神色逐渐转变,她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月杉?”
“是,我治好了脸,我还嫁给了太子!我是太子妃!”
苗媛依旧有些迷糊,脑袋里有点转不过弯。
好看的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討論-第375章 覺醒熱推
倪月杉心疼的询问:“娘,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啊?太子安排的大夫不是挺有用吗?为什么,现在你没有瞧见有好转?反而愈发消瘦?”
苗媛逐渐恢复了一些精神,想要坐起来,倪月杉赶紧伸手搀扶。
苗媛坐起来后,看了一眼倪月杉身后的青蝶。
“这真的是月杉?”
“是的夫人,这就是我们小姐,不过小姐现在是太子妃,小姐相貌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