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32章邪魔王的目標,姬九凝死了(一更)展示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爆炸的余波落下后,虚空中弥天小和尚和王怒的身影消失不见。
直接化为乌有,只有虚空中血海微微掠过,在虚空中留下残影。
“死、死了?”白帝陵园内,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有人声音微微颤抖的说道。
“就这么死了?”
下一刻,那虚空中倒影的画面破碎,白帝陵园的石碑也紧紧关闭了起来。
所有人身死,就意味着决战之地结束了,没有一个人通过。
一时间陵园内寂静无比,没有人再嘲讽徐子墨,只是彼此看着彼此,面面相觑了起来。
……………
地狱海翻滚,终于,海浪泛起冲天高的浪花,在虚空中分裂开。
一名身穿血袍的男子从血海中盘膝而坐,升腾向虚空中。
男子的头发全部披在长肩上,头发两旁是黑发,但中间却是白发。
他面目刚毅,双眸深邃,鼻梁高挺,嘴唇则是泛紫。
他睁开眼的那一刻,天地为之倒转,血海如同奔流入海的气势,贯穿整个虚空。
“邪魔王,”摘月仙子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传来。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笔趣-第1232章邪魔王的目標,姬九凝死了(一更)展示
血袍男子抬头看了她一眼,那无尽虚空挤压着,仿佛要将摘月仙子的身体碾碎虚空中。
“我是传令使者,”摘月仙子连忙取出令牌,说道。
看到令牌,她周身的那股压迫刚才缓慢消失。她大口的喘着气,额头全是冷汗直流。
仿佛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说,”血袍男子淡淡的回道。
“让你复活,是为了杀一个人,”摘月仙子右手一招,只见虚空中灵气汇聚。
最终凝聚出了一名男子的画像。
假如徐子墨在场,一定会发现这画像上的男子正是他。
“然后呢?”血袍男子看了一眼画像,问道。
“没有了,”摘月仙子回道。
“没有了?”血袍男子饶有兴趣的笑道。
“让我出来,就为了杀一个人。”
“杀了他,你便自由了,”摘月仙子回道。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血袍男子目光一凝,问道。
“自然是上面的意思,”摘月仙子说着便将手中的令牌扔了过去。
“成交,”血袍男子伸手接过令牌,下一刻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
众人从白帝陵园中走了出来。
今年所有人皆是全军覆没,倒是让众人有些猝不及防。
“徐公子,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所以提前出来了?”楚飞扬作为负责人,自然率先问道。
“没有啊,我只是胆怯,缩头乌龟,”徐子墨摇头笑道。
之前嘲笑徐子墨的几人听到这话,都脸色一凝,难堪了起来。
“这个时候不是斗气的时候,”妖庙的住持冷声回道。
“决战之地出现如此生物,我们所有人都不能独善其身。”
“只是如今看这种情况,大帝在他面前如蝼蚁,他绝对是大圣了,”慈远寺的和尚也点头赞同道。
“若是不解决他,这白帝山咱们恐怕都进不去了。”
“楚家主,你们楚家向来与白帝交好,可知那是什么东西?”
众人议论纷纷,楚飞扬只能开口说道:“这事太久远了,我也只能询问老祖。”
“那我们便在这白帝城住上几天,要一个答案,”众人如是说道。
跟随着楚飞扬回到了白帝城中,楚飞扬命人给众人安排了住处。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32章邪魔王的目標,姬九凝死了(一更)相伴
当所有人都各自离开后,蒋莫子这才找到了徐子墨。
笑道:“徐公子之前有什么不方便讲的,可否告诉我。
我答应保密。”
“没什么不方便的,”徐子墨说道。
“白帝离开以后,这白帝山事实上一直有人操控着。
乃是白帝留下的分身。”
“这个我们以前也有过怀疑,”蒋莫子点点头。
“只是一直没有见到对方。”
“这次的邪魔王便是那分身放出来的,至于目的我也不知道,”徐子墨摇头说道。
“不过他的实力,在大圣中恐怕也是佼佼者,蒋院长还是不用掺和为妙。”
“多谢提醒了,”蒋莫子点点头。
知道这事,他心中也就有了一个大概。
众人从白帝陵园回来时,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鬼神域的晚上是不能出门的,这个众人都知道,所以早早便躲在了房间中。
徐子墨细想着邪魔王的事,不过一直没有头绪。
他总感觉背后有一只大手在操控着。
整整一夜无语,
当第二天微微亮,徐子墨刚刚走出房门,便听到了外界的吵闹声。
“姬九凝死了,”这是蒋莫子给徐子墨传来的消息。
徐子墨愣了一下,昨日姬九凝与他一同回到白帝城时,还平安无事,怎么一夜过去就忽然死了。
他也不悲伤,只是感到蹊跷。
只身来到姬九凝昨夜休息的庭院时,这里已经被封存了起来。
而其他几大势力的人也都早早来到。
徐子墨没有看到姬九凝的尸体。
只有地面残留的血渍。
“怎么回事?在楚府还能被人杀了?”徐子墨走上前问道。
“不知道?”楚飞扬摇头,凝重的说道。
“是不是昨夜,她走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做什么?她又不会傻到与规则对抗,”妖庙的住持说道。
“依我看,就是有人在猎杀北丘的人,而且还在我们的眼皮底下。”
“没有任何线索,还是通知北丘,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旁边有人说道。
“我已经通知了,”楚飞扬回道。
“楚家主可问了昨日的事?”吴道子出声询问道。
“问了,老祖也不知那是什么东西,”楚飞扬摇头。
“那不知楚家主问的是哪一位老祖?”吴道子继续问道。
“怎么?吴院长不相信我?”楚飞扬反问道。
“这倒是没有,只是白帝的事毕竟年代久远,只怕一般人也难以得知。”
吴道子笑道:“若是狂人老祖,我等自然无话可说。”
他所谓的狂人,自然是楚狂人。
当初与白帝交好的那个楚疯子。
“狂人老祖在闭关,我见不到,”楚飞扬直接回道。
“几位别伤了和气,”旁边有人打圆场,笑道。
“依我看,还是再探白帝陵园,看看那邪魔有什么目的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