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抱抱小龍貓-第245章 與李野翻臉鑒賞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苏青之饶有兴致地看雾气里的仙君害羞地侧过身又开始拱火。
“是想..嗯嗯啊啊?”
“小宝!”
你就会气我,你是要气死我。
冷千杨惩罚性地堵住苏青之的唇,很想听他求饶几声。
我看你硬撑到什么时候。
一盏茶后,苏青之缩在怀里躲避着他炙热的纠缠,哭唧唧的说:“饶了我。”
“为我哭了一次。”
冷千杨很是满意她的求饶,又一次按住了她的脑袋。
晕晕沉沉中不知道哭了多少次,苏青之彻底投降。
她后悔了,女扮男装马甲不能掉。
这个男人太可怕,会把人折腾死的。
“时间仓促,还是大婚之日兆头好!”
苏青之讨好地搂着他的脖子开始吹耳旁风。
惩罚更猛烈了,这个狗仙君今夜是誓不罢休了。
“咚咚!”
外面响起急促而猛烈的敲门声,夹杂着女子的哭泣和呐喊声。
终于看到希望的曙光了。
“是小月,恐怕是花掌门出了事,仙君快去看一眼!”
“她可是你师妹。”
苏青之卖力地游说着,见他眯起眼睛,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他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玩味地盯着自己这个猎物。
仙君乌黑的眼眸里有刀子,正撕咬着这块肉,意味深长地回味着。
我的妈呀,太有攻击性了,我腿软。
苏青之后背一凉,缩起了自己的小脑袋。
“仙君在吗,我家郡主出事了!”
“请您去看一眼,求求您了,那毕竟是呜呜..!”
门外的哭喊声还在持续,夹杂着李野的问询声音。
密室里的两个人都是一愣,这是陶郡主的侍女?
苏青之余光瞥见仙君的脸色突然格外苍白。
“等我。”
他抬脚出了浴池,躲避着苏青之探究的目光离去轻轻合上了门。
冷千杨跟陶郡主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自己刚才情动之下竟然都忘了。
就像一盆凉水从头浇下,苏青之体内燥热的情绪渐渐平息,变成了满满的低落。
一直到东方鱼肚白,仙君都没有回来。
连着两日,仙君都没有回来,而陶郡主却不见了!
苏青之得到白神医的传唤,因为花如雪主动去探望了花婆婆,两人交易算是完成。
日夜悬心的事除了仙君失忆之症的治疗进展,就是陶郡主。
“苏师弟,你别逼我了,我真不知道。”
“可能..也许..大概就是巧合,你太多心了。”
李野谨记仙君的警告,将嘴唇抿得紧紧的。
“千杨,你与陶郡主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问不到答案的苏青之开始逼问当事人。
冷千杨端茶的手一抖,茶杯滚在地上犹如他此时的心境。
“这件事我…”
“这两日你去了哪里?”苏青之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这件事我..”
冷千杨额头冒起一层细汗,迟疑着没有说出口。
哼,苏青之收拾东西连夜搬到李野的房间玩扑克。
有小月在,这小子简直乖得跟只猫一样。
他脏话也不说了,纸烟也不丑了,简直就是社会主义好青年。
小月温柔的挑亮灯火,看着窗外的月色说:“咦?那树下站的人是仙君么?”
他,脑子坏了吧?
苏青之眼皮都没抬,一边打牌,一边顺手捞旁边的食盒,发现没松子吃了。
“这门口的食盒是谁放的?又是松子又是瓜子仁?”
小月萌萌的小嗲音又出了声。
“苏师弟差不多行了,我家仙君的心尖尖是你,他有苦衷,你就坡下驴得了呗。”
李野顺手往鼻子上贴了张纸条说。
“谁是驴,你才是!你就是头犟驴,刚才明明出梅花就能赢,非要出方块!”
苏青之火气未消又招呼小月说:“小月,快,该你出牌了!”
“亥时了,你还不走?”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愛下-第245章 與李野翻臉相伴
李野困得只打哈欠,瞪了眼没眼色的苏青之。
“跟你挤一宿,跟你合计件大事。”
苏青之叼着狗尾巴草,探头探脑看向窗外发现树下没人..没了!
回去找他?死扛到底?
她辗转反侧,始终下不了决心。
翌日一早,苏青之就开始执行李野的攻略大计。
小月左顾右盼,一头雾水说:“苏师弟,你带我去哪里呀?”
“我们掌门吩咐的事还没办完呢。”
“大好事,小月闭上眼睛。”
苏青之将扎成心型的蒲公英花束藏在身后,笑眯眯地接话说。
站在树下的少女,紧闭双眼,有些局促地捏着衣袖。
苏青之跑前跑后,捋好了爱心的蜡烛造型,冲李野眨了眨眼。
“马到成功!”
李野冲苏青之贱兮兮一笑,给蛙儿子系上了粉色/蝴蝶结。
他又将怀里的丝绒盒子仔细检查了几遍,做了二十个深呼吸。
“睁开眼,小月!”
李野紧张地用手拍了拍袍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大声说。
小月睁开眼看到蒲公英花束的一霎那,尖叫着捂住了眼睛。
“么么哒,小灵蛙!”
小月欣喜的捧着绑着蝴蝶结的小灵蛙,两人的脑袋顶来顶去。
躲在草丛中的苏青之紧张到极点,手心都渗出了汗珠。
风像调皮的坏小子将烛火一个个吹灭,急的李野在慌张补救。
这场景怎么似曾相识?
“小月我..那个..灵蛙你喜欢吗?”
李野涨红脸,憋出了几个字。
“小野哥,你整那些蜡烛做什么,容易着火,危险。”
“蛙儿子,我们来玩吧!”
小月盘腿坐在地上,冲小灵蛙伸出了友谊的小手手。
李野一脸苦涩,回头冲苏青之望了一眼:咋办?
“表白呐!”
草丛里的苏青之探出脑袋大喊道。
“呱呱!”
蛙儿子歪头听到了小玩具的声音,躲过小月的触碰,鼓着大眼睛蹦过来了!
“哎,哎,你干嘛扑我!”
苏青之吓得四处闪躲,只好哧溜哧溜地爬上了树。
李野的表白大戏还没开始呢,你可不能掉链子!
“蛙儿子,快回去!”
无奈苏青之怎么叱责,它就是不走,还卧在树下伸了个拦腰?
“小月,你听我说,那个..”
李野上前两步,扯住小月的衣袖摇了摇。
小月咯咯笑着,拍手笑着说:“苏师弟,你爬树好厉害!”
“蛙儿子好喜欢你,好可爱!”
苏青之大惊,这架势不对啊,我可不想变成小野鸭的情敌哇。
“苏怀玉,给我滚下来!”
李野变成了冰山脸,照着苏青之的衣袍就是狠狠一扯。
“噗通!”
苏青之猝不及防被拽在地上,摔得狼狈至极,手臂被人稳稳的扶住了。
“小野哥,你太过分了,苏师弟,我们走。”
小月一脸冷漠,抱起蛙儿子临走时还狠狠地瞪了李野一眼。
眼见李野的眼神悲伤又痛恨,苏青之眼睛乱瞟就看见了远处迎风远眺的仙君。
虽然我还在跟你怄气,但是为了李野,豁出去了。
苏青之甩开膀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照着那道背影冲了过去!
冷千杨拿扇子的手一顿,转身后撤一小步,将人稳稳地抱在了怀里。
“小宝,我..”
他的语调又惊又喜,忽然被人捂住了嘴。
“小月,我是仙君的人!”
苏青之满头大汗,指了指李野说:“他,他…!”
话还未说出口,就见李野转身跑走了,快如闪电不见了身影。
李野炸了!
苏青之跟敏捷的猴子逃开仙君的怀抱,厉声喝道:“放开我!”
冷千杨眼底闪过一丝隐痛,清了清嗓子:“小宝,再给我点时间。”
“今日复明日,一提陶郡主你就眼神闪躲,慌什么?”
苏青之冷冰冰地说。
“苏师弟,李野,好像跑到药王谷的禁地去了!”
跑来的弟子满头大汗,一脸焦急。
“什么?”
苏青之推开冷千杨大步跑下了山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