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二百六十九章 見到月引讀書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江宴会知道月引在哪吗?谢长鱼握紧了拳头,她深谙月引的脾性,月引有无背叛唐门,谢长鱼不清楚,但在云县放出尸毒,残害百姓的事绝非月引做的。
赵以州余光刚好瞟到谢长鱼袖下的拳头,心中顿生疑惑,隋辩为什么会生气?
“城门口。”江宴收回羊皮图,言简意赅地说道。
月流眼中杀气毕露:“怎么可能?在你们之前,我带人去过,云县早就变成了死城,白日活尸睡觉,晚间猖狂出没,就连我们的人也不敢在里常待,何况是那个武功全废的叛徒?丞相大人真的没有在骗我?”
“呵!”
谢长鱼勾起冷笑,说道:“我们丞相大人身份尊贵,他有必要骗你吗?在不在,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她抢在江宴面前出声,倒是引起江宴与赵以州的注意。按照他们之前对隋辩的了解,隋辩不是这么容易发怒的性格。
这边月流冷哼一身,她不知谢长鱼是谁,正要斥责一番时,坐在轮椅上的玄衣面具人在月流耳边说了一句话。
随后,月流狠狠瞪了一眼谢长鱼,招呼道那群手下:“出发,前往云县!”
月流话落,刚才还围在一堆烤火,状态懒散的唐门弟子立马起身,跟在月流后面走出破庙。
那玄衣男子的轮椅也是由月流亲自推的,直到破庙外轮椅推动的莎莎声走远,谢长鱼走到刚才唐门弟子烤火的地方坐下。
“丞相大人,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谢长鱼装作不经意间的打探。
江宴接过玄乙递来的干巾帕,擦了擦身上的雨水,摇头道:“她是在云县不错,月流要抓人势必要进去的。”
赵以州也凑上来,问道:“按丞相大人的意思,你是要让这批人跟那个唐门叛徒狗咬狗,然后再坐收渔翁之利?”
“只说对了一半。”
江宴微微瞟了谢长鱼一眼,淡淡说道:“门派之争,我们还是不要参合的好。我的目的一是为了平安路过此地达到盛京,二则是解救云县城内的无辜百姓。”
呵,他总是说的冠冕堂皇。
依照江宴的做事风格,之前他与月引极有可能做了某种交易,才故意引月流这批人过去的。
“那丞相大人,我们就坐在这儿等吗?”
赵以州想起在云县的那一幕不禁浑身发冷。他无法想象,那些百姓变成了这么恐怖的模样,还能重新复活。
可若不救,成百上千的人命便说没就没了。
江宴便起身朝外边走去,一边说道:“隋大人和赵大人如若害怕,便可留在庙内,玄墨自然会保护你二人。我必须要进城一趟。玄乙跟上。”
“等等。”
谢长鱼也起身道:“我下属被活尸伤到,尚且躺在马车内生死不知,去云县算我一个。我得去找那个月引拿解药。”
见几人都要走,赵以州也慌了,脱口而出道:“为了就云县百姓,我也拼了。”
方起身,就被谢长鱼按了下去。
“以州兄,我们之中,就你不会武,届时被活尸伤到,可不是闹着玩的。”谢长鱼面目严肃:“还是让玄墨在这陪你吧。”
这话倒是真的,赵以州读了几十年的书,别说武功,就连打架也从未有过。
玄墨:“……”
喂喂!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个小白脸也配用主子的语气跟老子说话!
与玄墨擦肩而过,谢长鱼又折返上了马车。
里边,叶禾还躺在塌上,身上就披了件薄毯,他包扎好的手臂露在外边,眉眼紧闭着,脸上泛有不正常的青紫色,仿佛中了剧毒,已看不到原本的肤色。
谢长鱼给叶禾揶了揶薄毯,叹气道:“我会救你的。”
就算事态不受控制,所以东西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谢长鱼也要找到那个势力。
她与江宴穿过竹林,玄乙跟在后方。江宴眼中带着几许狐疑,很快掩饰过去,说道:“隋大人似乎对唐门叛徒感兴趣?”
“丞相大人误会了,下官不过好奇罢了。”谢长鱼想起方才在破庙里险些暴露,心道以后要多加小心了。
她的身份还没到暴露的时间。
妙趣橫生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二百六十九章 見到月引分享
而江宴抿住唇,倒没在多言。
乌云压顶,雨势渐渐有下大的迹象。江宴、谢长鱼还有玄乙三人抵达走到城门口的时候。
只看到黄泥中被雨水稀释的血迹。
谢长鱼之前被活尸勾住的马车不见了。散落在街道两边棺材内也空空如也。
活尸……不见了。
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箫声,调子清冷凄凉,听到耳里,内心竟跟着隐隐作痛。似乎牵动到陈年往事那些悲伤事。
谢长鱼抬头,侧目指着远处立于楼瓦院顶的鲜红背影:“你们看那儿!”
毋庸置疑,那个站在楼顶瓦砖之上,对着冷月吹箫的红衣女子便是消失已久的月引。
“走。”江宴沉声道。
……
这是一块位于云县的校场,空旷的荒凉凄清。
月流和紫衣劲装的唐门弟子被活尸们围在一个圈内,随着萧声节奏的加快,那些活尸七窍流血地涌上来,动作更加快了。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二百六十九章 見到月引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二百六十九章 見到月引鑒賞
“愣着做甚!拔剑冲出去,谁能活捉月引,立即晋升我宗堂大弟子!给我杀出去!”月流狠声说道。
她抬头狠狠盯着面无表情,只管吹奏短萧的月引,气的咬牙切齿:“我就不信这个叛徒武功全废还能从我的手底下逃脱!”
玄衣男子冷声道:“不用活捉,若抓住杀了便是。”他发号施令,看月引的眼神越发冷漠。
活尸涌入,大家都拔出剑拼命厮杀起来。一派的人散落到各处,有弟子不堪群尸,被活尸抓住后,直接撕碎了。
江宴几人赶来,便看到这一幕幕残忍血腥的场景。
那些活尸跟着萧声游荡,十分听话,并不攻击江宴三人。谢长鱼好不容易见到月引,未曾想到久未谋面,月引已成了这幅模样。
她沉住气,云着轻功飞了上去。
月影丝毫不受影响,依然面无表情地在吹奏玉箫。
“姑娘,你到底跟那群唐门人有什么仇?你吹动玉箫操控活尸,也相当于草菅人命,泯没良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