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 線上看-第四百二十六章 錯了就要認相伴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看着男孩愤怒的眼神,陆远不禁是冷笑一声。
“你们跟我没完?呵呵,小子,你说这话是真的吗?”
男孩迎着陆远凌厉的眼神显然是有些中气不足,不过他还是咬着牙说道:“你必须要处理韩文!我叔都成这个样子了!你最少也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呵呵!我还想要找赵谦要个说法呢!怎么?你们还要恶人先告状不成?”
“韩文她一点伤都没有!我们是弱势群体才对!”
“你们?弱势群体?好一个弱势群体啊!如果不是赵谦主动的去招惹韩文,那么他还会落得这个下场吗?小子!看来你还是没有了解事情的真相啊!”
男孩愕然,他也不过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也是懵懵懂懂的,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的也只有赵谦,他只不过就看到了事情的表象,对于中间发生了什么他根本一无所知,但是其中的事情他大概也能猜出来个几分,比如昨天晚上,赵谦到处的给人借饭,为的是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那……那都发生了什么?”男孩显然还是有点接受不了自己的叔叔是个混蛋的事实。
“哼!这个你就得问问你的好叔叔了!他醒了叫我!”
接着,陆远想了一下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药递给对方。
“止血药和消炎药!别让他死了!”
说完,陆远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
男孩呆呆的接过了药,然后看着陆远的背影心中很乱。
晚饭是白菜炖咸肉,众人吃的小心翼翼的,时不时的会把目光转到赵谦的帐篷附近。
陆远却是安静的吃着饭,韩文显然是没有什么食欲,吃了几口之后又看了看陆远。
最终,韩文还是没有忍住。
“陆远,我……我找你有点事!”
陆远抬头看了看韩文,然后端着碗筷到了一旁没人的地方。
“怎么了韩文姐?”
“这件事情……需要我去道歉吗?”
“呵呵!韩文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去道歉呢!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好好吃饭!该干啥干啥!”
“可是……万一那个人死了……”
陆远笑了:“放心把韩文姐,他死不了!就是一个小手术而已,切除一些用不着的东西而已!”
韩文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烫,滇怒的看了一眼陆远:“还敢调戏我,信不信我把这事情告诉小珊?”
“咳咳!韩文姐,你这就过河拆桥了吧!行了,去吃饭把!一会就凉了!”
说完,陆远端着饭碗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晚上十点多钟,营地里已经是鼾声一片。
忽然,帐篷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陆远看了看正在看书的小珊:“我去处理点事情!你继续看书吧!”
“嗯!去吧!”
接着,陆远撩开了帐篷的门帘到了外面,那个大男孩果然站在外面,脸上带着局促而又紧张的表情。
“醒了?”
男孩点点头,没敢看陆远的眼睛。
“那就去吧!”
说完,陆远将门帘给遮好,然后到了赵谦的帐篷跟前。
里面传来赵谦虚弱的声音。
“拿走!都特么给老子拿走!我不吃!我要让韩文跪在我跟前给我磕头认错!”
赵谦的声音有些尖锐又有些沙哑。
里面几个人面面相觑,端着饭碗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劝了,毕竟一个男人的尊严都没有了,现在营地里所有人都知道了他成了太监,这以后再见到人估计是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陆远直接撩开了门帘站在外面看着满脸煞白的赵谦。
人氣都市异能 我在末世種個田 愛下-第四百二十六章 錯了就要認分享
“是你!你特么的为什么不让韩文来给老子道歉?”
赵谦直接将自己的怒火撒到了陆远身上。
“你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信不信老子让你生不如死!”陆远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
“呵呵!来啊!有种就来啊!我不相信你会弄死我!你不敢!”
陆远直接走了进去,一脚踩在对方的胸口。
其他的几个人顿时面色大惊,他们一个个的站在跟前不知所措,陆远他们惹不起,但是看着自己的朋友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却又被陆远给踩在了脚下心里又有点不忍。
“妈的!威胁老子?你特么算是什么东西!”陆远的眼睛里紧紧的盯着对方。
比赵谦横的人他见的多了,末世里到处都是这样的人,比他牛逼比他嚣张的人多了去了,就他一个人根本就不够陆远看的。
“唔~混蛋!你!你们早晚都要被赶出去的!”
“哼!嘴还硬!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火熱言情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 愛下-第四百二十六章 錯了就要認熱推
说完,陆远一把扯着对方的衣领到了外面,虽然已经是做了止血处理,但是被陆远这么一拽,伤口再次崩裂,但是陆远却丝毫不担心,因为他昨天给对方的止血药就是添加了一点点的金色果子。
赵谦疼的面部扭曲,就这么一直被陆远拖出了帐篷,男孩的眼里含着泪一把上前跪在了陆远的面前哀求。
“陆老大,求你放过我叔叔吧!我们不追究责任了!”
陆远看了一眼对方,但是却依然没有松手。
“小子,在我的地盘当中,还没有人敢这么做!他赵谦算是第一个!女人是我的底线,他触碰了我的底线,对不起,我不能放过他!”
“为什么?”男孩哭着抬头看着陆远。
“呵呵!为什么?如果昨天不是韩文,而是你的女朋友被人骚扰,你会怎么做?如果韩文不是身手好,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是不是昨天赵谦就会得手了?那被侮辱的女子我们又该怎么面对。我作为一个营地的组长,我就要对所有人负责!”
陆远的话像是钉子一样钉进了男孩的心里,他慢慢的松开了手,眼睛里在没有了刚刚的哀求,只是眼巴巴的看着赵谦。
而此刻赵谦的脸上除了疼痛带来的变化外,更多的还有滔天的恨意。
“有本事就杀了我!杀了我啊!”
赵谦声嘶力竭的喊着。
吵闹声一下子把营地里的所有人都给惊醒,他们一个个的钻出了帐篷,然后聚集过来,甚至隔壁的几个营地里也都有人探头探脑的朝这边打量。
陆远却是没有打算放过对方,虽然现在看来弱势的人是赵谦,但是如果韩文只是一个没有吃过金色果子的变异体质,也没有之前在情报工作中心的历练呢?那么被侮辱的肯定就是她了,所以陆远就是要杀鸡儆猴,把自己的底线说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
拖着赵谦,陆远直接拽到了营地的中间空地里,地面上还留着烧过火的灰烬。
“啪嗒”一声,陆远直接将赵谦丢在了地面上,所有人都站在跟前看着。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笔趣-第四百二十六章 錯了就要認推薦
小珊和家人也都在一旁看着没有说话,家人们一个个的都是面面相觑,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希文几个人一直在忙,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只是听说了,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也都没来得及问。
只见陆远指了指地面上的赵谦又看了看众人。
“都到齐了吗?”
周通和希文几个人赶紧的统计人员。
“到齐了!”
“嗯!到齐了就好!今天把大家给吵醒实属无奈!但是也就是想凑这个机会告诉大家几件事情!”
于是,陆远把整件事情发生的经过说了出来,男孩听到陆远的话之后顿时呆滞的看着地上躺着的赵谦。
众人也都开始指指点点。
“没想到还有这种人渣!打得好!”
“没错!这种人就应该驱逐出去!离我们越远越好!”
“我呸!这种人渣怎么会混进咱们的营地,跟他一块来的人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一块驱逐出去的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声讨赵谦。
“赵谦!你认不认?”
赵谦自知今天是无法摆脱这件事情,心中一横。
“没错!就是老子干的!老子就是要睡了她!怎么样?有种杀了我!来啊!杀了我!”
赵谦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事情,众人更是为之恼怒,一个个的要求杀了他才能平息众怒。
陆远却是伸手压了压:“杀了他倒是用不着,毕竟这货还没有那个本事靠近韩文!不过!看在你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作案工具也被毁了,那么你就给广大的女性同胞们磕几个头!算是你的承诺吧!”
“什么?你让我磕头?”赵谦牙呲欲裂,眼中带着无尽的怒火。
“怎么?不愿意跪?我这是在给你一个机会啊!不然……你信不信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陆远紧紧的盯着对方。
“老子跟你拼了!”
赵谦感觉自己的人格已经被陆远给践踏了,他当然不愿意下跪了,他自认为男女之间的事情其实也就是那么 回事,他还想让韩文给他磕头下跪呢!
慢慢的支棱起来身子,赵谦颤颤巍巍的就要舞着自己的拳头打陆远。
“嘭”的一脚,陆远直接将他踹翻在地上。
“既然不愿意下跪,好!从今天开始,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吃饭!”
接着陆远看着所有人。
“这个人就是一个例子!所以,我奉劝那些心理阴暗的人,收起你们的小想法!自由恋爱我不反对,但是,谁要是再敢这么做!别怪我不客气!”
所有人纷纷的应和,陆远等到他们都说完了以后再次说道:“还有,我们的营地不欢迎那种喜欢找麻烦的人!我是一个不喜欢麻烦的人,但是也绝对不怕麻烦!如果有人想要试一下的话,我陆远随时奉陪!”
说完,陆远直接不再理会对方,转身离开了空地。
赵谦一个人被丢弃在了空地当中,双目无神的盯着头顶的岩石,心里不断的涌现着该如何报仇的想法。
而那个大男孩远远的看着他,最终也转身进了自己的帐篷里。
整个夜里,营地当中的人基本上都没怎么睡好,甚至隔壁的几个营地的人也都打听到了这个消息。
消息传播的速度很快,远在一组营地当中的江明轩也听说了这件事情。
他拍了拍大腿叹息了一声:“没想到这狗日的竟然不杀人!看来我们还是小瞧了他了!要是他杀掉这个阉人多好,到时候我就能找个机会把他们都给赶出去了!”
一旁的一个男人点头哈腰的说道:“江哥,其实这件事情对咱们来说倒是一个机会呢!”
“哦?你什么意思?他们营地当中可没死人,对咱们有什么机会?”
“嘿嘿!我估摸着这个赵谦肯定会恨死了陆远,如果咱们能把赵谦给拉到咱们营地里面,到时候培养培养他,说不定他还能成为咱们的棋子来对付陆远呢!”
江明轩猛地一拍大腿:“好家伙,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特么绝对是陆远的死对头!这样!你去找人看看能不能把他给弄过来!到时候我给他几个人,用来对付陆远!”
“好的江哥,我这就去办!”
“嗯!”
看着手下人离开,江明轩的眼神里散发出一丝得意。
“呵呵!陆远啊陆远!没想到最终你还是得离开这里啊!看来,我进入三期地下堡垒是有机会了!”
第二天一早,众人早早的就被钟声吵醒,起床后大家第一时间来到了营地的空地当众,但是除了满地的鲜血外就没有任何的人了。
“咦?赵谦哪去了?不会是跑了吧?”
“估摸着应该是待不下去了,也没脸待在这里了!不过也好,自己跑了跟咱们也没啥关系!”
“不知道投靠了谁!”
陆远起床后也发现了赵谦不见了,但是却并没有太多的惊异,对方离开也算是给营地当中敲了个警钟,他自己跑了就跟陆远没什么关系,陆远只需要找到纠察队的人说明一下情况就行。
“正好也该见见纠察队的人了!”
希文几个人当晚也是听说了这件事情,尤其是希文,听完这个消息后顿时气的胸膛鼓鼓的。
“这狗比,老子真想弄死他!竟然敢对韩文姐下手!”
看着希文怒气冲冲的样子,陆远总感觉他有什么想法。
“咳咳!韩文姐的身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担心个锤子!”
“我就是气不过!下次再让我遇到这孙子,我非得把他剩下的两条腿都给废了!”